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楔子(二)
  大夏,国境边陲。
  离罗群山,永川塞。
  拂开散落的兽骨,耳朵贴在冰凉的地上,细细聆听,一声隐约的震动传来,打破了山脉的寂静。
  一道接近两米身着铁铠发色花白的魁梧老将从地上站起身来,粗糙的大手擦了擦耳鬓沾染的细砂,深秋的太阳毒辣无比,他朝着接近地平线的太阳眯了一眼,微微计算了下时间,浑浊的目光向前方阴暗的洞穴注视而去,身前的洞穴中,回荡而来的跳动声越来越清晰。
  咔嚓。
  皮靴踩碎了风化的兽骨,林重走出洞穴,他沉默的弯下腰去,将染着兽血的双掌在土中摸了摸,使泥腥味掩盖一部分血腥味…无声的凝视中,边陨表情变得有些复杂。
  边陨道:“相比他的父母,你真的为他做了很多,可以你在那里的身份,将他千里迢迢带到这里,这么做,不论是对他还是对你现在的殿主…他们会理解你吗?”
  林重昂起头,吐出半口冰棱般的浊气道:“殿主并不会在意,正如此,他会理解我的,于他而言,族中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他是聪明的,懂得怎样才能活下去……”
  谈论到这个话题上,边陨严肃的五官就不可遏制的变形,轻笑道:“他的确很聪明,毕竟,这孩子是我的外孙。”
  林重僵硬的嘴角微微笑了笑,一枚翠金色的储物戒指出现在他的手上,林重道:“这头妖兽的精血,是你最后的要求,只是以你这点实力,能够消化的了吗?”
  边陨的目光顿时向它聚焦而去,混浊的眼底涌起一丝狂热,他缓缓昂首,不掩骄傲道:“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地穴之中,还有很多很多的毒蜥,你杀死的这一头,是最强大的,而像这样的兽圈,这片山脉还有很多很多,如同天上的繁星。”
  林重微微皱眉:“你想说明什么?”
  边陨道:“这片土地没有你们五大殿的庇护,也没有强大势力的存在,这里非常落后,在你手里奄奄一息的妖兽对我们来说却难以战胜,我们的力量在面对这些妖兽非常困难。”
  林重微微挑眉,冷峻的脸庞若有所思的盯着边陨,他自然知道这片土地的荒僻,这里的地缘恰好触碰到荒蛮的大山,在这里生存的人族时刻受到弱肉强食的挑战,但没有谁会怜悯这一点…这个世界多的是因元素变动而陷落的国度,也多的是在群妖环伺中崛起的王朝,无数的兴衰正随漫天星汉更迭,即便强如五大殿也无法免俗。
  边陨道:“老夫剿了一辈子的兽,在这永川塞,每年春季兽圈都会暴动,是我的力量,镇压着整个兽圈,使大夏十六个府域免受这荒蛮的离罗群山的侵扰,嘿嘿,林统领,你怕是忘了,像我这种将生死都置之度外的人,对于力量的追求,早已超越生死。”其实于边陨而言,已经停滞了十几年的实力能有机会提升,别说是这半个域藏,即便只是一级,那也值得以死相博。
  林重盯着边陨,沉默了片刻,不置可否的将储物戒指扔了出去。
  叮~
  戒指翻旋而来,发出轻吟之声,边陨一把接住了储物戒指。
  林重默默的看着心满意足的边陨,轻叹一声,接过一旁兵甲递来的鳞马,跨步而上。
  在他们身后,是一杆鲜红的鬼爪大纛,大纛巍巍飘扬,旗帜之下是铺满大地的鲜红地毯——那是数不清的身着淡红色衣甲的雇佣兵,戈矛尖锐的反光波浪般入眼而来,涟漪直到远处的尽头。
  向远处望去,隐隐可见一座灰褐色长城般的雄关矗立,关塞恰好位于钳型山脚处,将这片兽圈锁死,只是随着这头令主宰着这片兽圈的地元毒蜥的死去,这处兽圈的威胁便已大大降低,这里的关塞或许将被撤销,这些雇佣兵也会被填补到离罗群山其它的兽圈去。
  “恭送林统领!”
  数万虎贲朝着林重奋力叫喊送别,彻亮的声音透上天际,回音蔓延到山脉的四周,惊起几群落鹰,浩浩汤汤。
  林重驭着鳞马,从方阵分开的道路中缓缓而过。
  山脉的风凶猛的扑来,拨弄着边陨鬓白的短发,他紧紧的攥着手中的储物戒指,目送着林重,走出山脉,渐行渐远。
  大纛之下,两名副将对视一眼,从方阵中脱离而出,在边陨身前恭敬一拜,沉声疑道:“团长,这姓林的统领究竟是哪里来的,他真的猎杀了地元毒蜥吗?”
  边陨面无表情的道:“是否猎杀成功,你们察觉不到灵气的变化吗?”两名副将闻言,呼吸顿时杂乱了起来,对视一眼,眼中颇为的复杂。
  边陨轻叹一声,道:“既然猎杀行动已经成功,地元毒蜥已死,鬼索团想必就要离开这里了…你等当于今日拔营,去王陵塞等候老板指示,我将暂且脱离队伍,回到西府去。”
  右处一名满脸刀疤的副将一惊,震愕道:“时局暗流汹涌,最近几年,那几个府的宗室将我们盯得死死的,团长,您回到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只怕难保不被察觉吧?老板得知此事,也会不高兴的。”
  边陨无动于衷的道:“我已与你说过,回去告诉老板,我将暂时回到西府去,计划,必须搁置下来一段时间。”
  左处副将狭长的目光一闪,偷偷扫了一眼边陨,小心猜测道:“……是因为您与那名林统领谈论的孩子吗?”
  边陨混浊的目光闪过一丝冷意,盯着左处将领低沉道:“哪里来的孩子,你等勿要乱言。”
  两名副将齐齐一颤,赶忙将头垂了下去,退步离去。
  边陨冷冷的看着两名将领回到了大纛之下,昏黄的眼底酝酿着权衡,然而权衡总是不够完美,最后为一丝淡淡的杀意代替。
  最后一抹毒辣的夕阳落下山脉,山脉忽然袭上一阵阴冷,幽幽夜色间伸手不见五指,只剩下鲜红色的大纛巍巍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