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诡异入侵 > 第1544章 团灭五人组
  泓渊大人身经百战,战斗直觉还是很强烈的。他征询妙蒂的意见,其实内心隐隐已经有些微妙的变化,感觉到一丝丝不对劲。
  只是,当他这个时候反应过来,显然已经晚了。
  当爬波不顾一切往里冲的时候,他完全想不到,跟他一起冲进来的阿坦,已经不是他的假想轻敌阿坦,而是他心心念念想搞的铜椰学士。
  当铜椰学士背刺他的时候,爬波甚至都没闹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本身爬波的实力就比铜椰差个一筹半筹的,但铜椰有心算计无心,又是背刺的情况下,几乎是一招就命中了爬波的要害,当场让他死于非命。
  而一直潜伏在暗处的江跃,则倒反天罡,操控那些吞天兽,对那个泰坦族的斑巴进行偷袭。
  斑巴身为泰坦血脉,其肉身强悍,战斗力超群,在整个队伍里,几乎可以跟泓渊大人并驾齐驱的存在。
  可即便如此,百十头吞天兽一拥而上,也打了斑巴一个措手不及。他还以为这吞天兽是妙蒂安排来辅佐他,以防铜椰他们偷偷溜走的。
  没想到,这吞天兽居然是冲着他斑巴来的,而且如此凶狠地对他下手。
  这么多吞天兽一旦干起来,动静极大,立刻惊动了泓渊大人。
  “妙蒂,是你的吞天兽在战斗?”
  吞天兽战斗的动静,泓渊大人自然能分辨出来。只是,他还以为是吞天兽发现了铜椰还是水工学士,双方爆发激烈的战斗。
  可很快他就发现不对劲,因为在战斗中,他感应到了斑巴的泰坦气息。斑巴这是在激化泰坦血脉,催动泰坦法身的征兆。
  一般泰坦族只有在极其危险,甚至是玩命的阶段,才会激化泰坦血脉,催动泰坦真身。
  否则,他们一般是不轻易动用泰坦真身,激化血脉的。毕竟催动了泰坦真身的话,意味着战斗进入到生死阶段,是要耗费自身灵力,燃烧血脉精华进行战斗的,一场战斗下来,必定耗费极大。
  而一旦激发泰坦血脉,便意味着战斗非常凶险。
  泓渊大人意识到不对劲,问道:“妙蒂,去看看什么情况。怎么吞天兽如此暴躁,而斑巴也催动泰坦血脉?难道真有强敌介入?”
  他只意识到不对劲,以为吞天兽和斑巴是合伙对付敌人,并没有想到战斗是发生在吞天兽和斑巴之间。
  斑巴的泰坦真身几乎是在极限状态下催动,一瞬间便显出了十几米高的真身,便如江跃他们之前在地表世界看到的巨人一样魁梧庞大,全身如铜浇铁铸一般恐怖。
  而且,这是真正的泰坦族,其智慧和血脉天赋,比当初地表世界的那些巨人,无疑要强许多。
  可吞天兽被江跃洗脑之后,也跟失了智一样疯狂。单体的吞天兽其实小得可怜,尤其是在斑巴的泰坦真身面前,几乎都不如他的巴掌那么大。
  斑巴手掌虚空一抓,便将一只吞天兽抓在手心,随意一搓一捏,这吞天兽就变成了一团模糊血肉。就跟人类拍死一只蚊子那么简单。
  可其他吞天兽就跟疯了似的,疯狂地朝斑巴身上扑咬,那架势仿佛就是我干不死你,也要咬下几块肉来。
  江跃操控的吞天兽,大约有百十头,一头两头或许没什么,但是百十头一起发动,战斗力也不是开玩笑的。
  吞天兽或许个头小,但它们同样有个特点,就是啃噬能力特别强,钢铁在它们的牙齿下,同样能被咬下一块,它们甚至以吞噬金石为乐趣,而且根本不用担心消化不了。
  这才是吞天兽最强大的地方。
  若非吞天兽的繁衍能力不够强,这玩意的恐怖程度还会大幅度提升。
  也正是因为吞天兽的繁衍能力不够强,才导致吞天族只能是并列十大黄金族群,甚至还屈居泰坦族之下。
  要是吞天兽繁衍能力超群,吞天族光靠这一个物种,就能称霸地心世界,甚至称霸地表世界。
  整个吞天族,哪怕他们倾尽所有资源区培育,顶多也就能支撑十万头吞天兽的规模。再大就超出了生态链的许可上限。
  这大概也是天道平衡的原理,不可能让某一个族群占尽优势。
  当斑巴的泰坦法身显现,在这府邸内就显得特别突兀了。毕竟十几米高,即便是院墙也就是三四米高的样子,根本遮挡不了泰坦法身的高度。
  而斑巴手撕吞天兽的情形,也是让泓渊大人大惊失色。怎么情形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这是什么画面?怎么自己人之间打起来了?
  “妙蒂,这是什么情况?”泓渊大人难以置信地问妙蒂。
  妙蒂也是一脸懵逼:“我不知道啊。吞天兽主动攻击他,难道是斑巴有问题?”
  “斑巴能有什么问题?”泓渊大人显然不信。
  “那大人是觉得我有问题,还是吞天兽有问题?”妙蒂不悦地反问。
  泓渊大人饶有深意地在妙蒂身上打量起来,眼神中显然是多出了几分怀疑之色。
  他倒不觉得一定就是妙蒂或者吞天兽有问题,但这种情况下,他想不怀疑是不可能的。
  “你快制止吞天兽,让它们退下!”
  不管咋样,你把吞天兽收了再说。斑巴的泰坦真身不是用来跟自己人起内讧的。
  妙蒂淡淡道:“吞天兽有它们的本能,它们既然攻击斑巴,斑巴一定有问题。说不定,这个斑巴是假冒的,甚至是背叛我们了。”
  “不可能!谁都可能假冒,泰坦血脉怎么假冒?”
  “难道我吞天族就能假冒?”妙蒂不悦。
  泓渊大人怒道:“我命令你,现在让吞天兽退下。不管是谁的问题,我自会甄别!”
  “来不及了。”妙蒂忽然语气诡异地道。
  嗯?怎么就来不及了?
  泓渊大人连忙朝那边看去,却看到斑巴一双跟灯笼大的眼珠子,射出无比痛苦的神色,而他的身体好像被什么诡异的力量牵扯住,竟是跟放慢动作似的,缓慢而笨拙。
  一头头吞天兽不断从他的嘴巴,鼻孔和耳朵一个劲钻进去。
  吞天兽是何等恐怖的啃噬者,一旦进入斑巴的体内,斑巴再强的肉身也根本无济于事。吞天兽绝对会连他的脑子都一起吞噬干净。
  果然,斑巴发出一阵阵惨叫后,痛苦地到底。
  巨大的法身压在那栋建筑上,直接压塌了半边,溅起一地灰尘。
  泓渊大人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再看看妙蒂,见她一脸冷漠的样子,更是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是在做梦吗?怎么感觉一切都乱了。
  这特么到底是咋回事?
  当他目光锁定妙蒂身上时,从妙蒂那冷漠的表情中,终于醒悟了。
  “你……你是故意的!”
  妙蒂,也就是韩晶晶,淡淡道:“你现在才看出来吗?”
  泓渊大人难以置信:“为什么?难道我们共事这么多年,感情还不够深吗?还是斑巴跟你有什么个人恩怨?”
  妙蒂耸了耸肩:“这已经不重要了,我只能说,吞天兽不会无缘无故攻击一个人的。”
  泓渊勃然大怒,事到如今她还在强词夺理。
  “妙蒂,我错看你了。你是不是早就被太一学宫收买?还是说这铜椰学士给了你不可拒绝的条件?你这么做,对得住泰坦学宫吗?你可知道,就算你是吞天族血脉,你残杀泰坦族的斑巴,是什么后果?”
  “我不想知道,也不重要了。”
  就在这时,阿坦跟爬波两人的身影,从那倒塌半边的建筑中冲了出来。
  阿坦率先道:“泓渊大人,里头已经没有活口。也没有铜椰的身影,大概这家伙早就跑了,是故意引我们出来,让我们暴露而已。”
  泓渊大人瞥了爬波一眼,爬波也点点头:“没活口。可是,刚才斑巴倒下是怎么回事?”
  泓渊大人深吸一口气,目光冷冽地看着妙蒂:“阿坦,爬波,我知道你们都喜欢妙蒂。可斑巴的事,凶手却是妙蒂。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阿坦惊讶莫名:“不可能吧?”
  爬波也难以置信:“大人,你不会搞错了吧?妙蒂怎么会对斑巴下手?我们可是多年队友啊。”
  泓渊大人怒道:“我亲眼所见,她刚才也承认了。难道你们是瞎子,没看到吞天兽正在啃噬斑巴的法身吗?”
  爬波道:“我也看到了,所以我才觉得奇怪。”
  “你们两个,将妙蒂拿下!”泓渊大人大怒,今晚的一切如此荒唐,让他方寸大乱,可终究他还没有失去理智。
  这个妙蒂,一定有问题。
  可他终究只猜对了一半,不仅仅是妙蒂有问题,现在出现在他身边的每一个队友,其实都有问题。
  包括跟他同为伏波族的爬波,同样是江跃伪装的。真正的爬波,刚才进入建筑内,就已经被假扮阿坦的铜椰学士给干掉了。
  这就像阳光时代的诈骗群,整个群只有受害者是真的,其他人都是假的。
  现在的泓渊大人就是这么个处境,然而他并不自知。
  身为队伍领袖,当他出现这么致命的误判时,肯定是要倒霉的。假扮爬波的江跃,故技重施,同样是一道迟缓神光拍在泓渊大人背后。
  就跟他刚才算计斑巴一样。
  连斑巴那么强悍的法身都扛不住江跃升级后的迟缓神光,泓渊大人自然也扛不住。
  只那么一下,泓渊大人身体就跟被什么东西罩定了一样,便是动一动手指都千难万难。
  妙蒂冷冷道:“泓渊大人,既然你同情斑巴,那就让你体会跟斑巴一样的死法,也算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
  韩晶晶当然操控不了吞天兽,可江跃却会操控。
  在他的召唤下,立刻有一群吞天兽汹涌而至,对着泓渊大人就是一顿乱啃。地表世界有一种酷刑叫做凌迟。
  而泓渊大人此刻感受到的,其实跟凌迟也十分相似。他虽然被限制了行动,但意识和身体反应还是大活人,被这么一块块连皮带肉带筋骨不断咬下来,其惨烈程度可想而知……
  十分钟后,整个铜椰的府邸彻底平静下来,空气中除了血腥味之外,便是死寂的意味。
  吞天兽就跟无脑进食的怪物一样,将刺客五人组全部啃噬的干干净净,其中就包括妙蒂本人。
  这也是巨大的讽刺,生前是吞天兽的主人和操控者,却最终被吞天兽所吞食。
  铜椰学士除掉了危机,身体和心理也是一阵放松。
  虽然这次代价惨烈,连几个心腹扈从都死了。但他自己终究是活下来了,而且去掉了隐患。
  像他这种上位者,哪怕是痛失随身扈从,他自身安全了,他自然也不会太过沉湎于悲伤,更多的是一种庆幸。
  他知道,如果自己被这刺客五人组盯上,绝对是必死无疑的。什么随身扈从,家丁仆从,这些人根本不够这批刺客看的。
  也就只有这位神秘的地表大人出手,才帮他解决了这个麻烦。
  “铜椰,刺客虽然是被干掉了,但是你在太一学宫的尴尬处境,并没有结束,后面你有什么打算?”
  铜椰苦笑道:“我还能怎么打算?泰坦学宫看来是恨死我了,我要么隐姓埋名,要么还是只能躲在太一学宫里头。至少明面上,太一学宫不会为难我。”
  他也算是看得开的。
  铜椰府邸内发生的事情,起初或许是比较保密的,但后来泰坦血脉激发,泰坦真身显现,想不惊动人都难。
  江跃和韩晶晶自然是要先失陪一下的,善后的事,就交给铜椰自己处理了。
  两人离开铜椰府邸,韩晶晶问起下一步去哪时,江跃只给了她三个字,明心院。
  在那里,江跃有下一步计划。
  明心院内,碧瑶大学士和铃花大学士被禁足,安排在此间面壁思过。按规则,她们是绝对不能离开的。
  至于她们在明心院内,也是相互不能见面,不能离开自己的思过密室。
  不过,她们之间要交流,这么近距离,传音符自然可以轻松搞定,倒也不用担心沟通问题。
  铜椰府邸的动静,她们自然也在第一时间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