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有座星系为何这样穷 > 第127章 装傻
  既然装,张勇翡就准备装到底,他乐呵呵的说:“走啊,一起。”
  当然,话是用中文说的,但是却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边的三个女孩都被逗乐了,她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用这样另类的方式和一个外国人交流。
  另外三个男的就不爽了。
  除了那个姿色平平的女孩,已经和另外一个青年确定了关系,另外两个还八字没一撇呢。
  国外比较开放,通常一次旅行一次趴体,就能确定一段关系,或者进行一次意外的激情碰撞。
  可是,硬生生的有人横插一杠,这算什么?多加入进来一个男人,相当于二选三,概率会大大的减小的。
  所以,一个个对张勇翡横眉冷目,没有好脸色。
  张勇翡会在乎这个?
  阿佳妮是个法国来美国留学的女孩,英文说的虽然也算流利,但是总有一股子奶油的味道。
  她和另外一个女孩阿黛尔,对张勇翡很感兴趣。最多的是好奇,觉得张勇翡明明不会说英文却和她们瞎比划沟通。
  虽然各种人种在美国都不稀奇,但是张勇翡一看就不是美国华人。
  对普通人来说,旅程中看多了景色也觉得乏味,哪怕这景色十分的瑰丽。
  出现个变数调剂,还是挺有意思的。
  张勇翡拿出手机,装模作样的捣鼓几下,然后屏幕上显现出一排英文:“你们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阿黛尔抢先说:“我们从芝加哥来,我们是芝加哥大学的学生。我们自驾行,开车来的。一会儿,要不要搭顺风车啊?可惜的是,车里没地方了,你可以坐车斗里。”
  她语速迅疾,张勇翡装模作样的拿着手机,好像是个翻译机一样。
  然后,还煞有介事的看看屏幕。
  阿佳妮好奇的看过来,张勇翡就将手机屏幕偏转少许,给她看看。
  上面是一排排汉字,反正她是不认识,只是觉得不明觉厉。
  现在的科技这么厉害了吗?
  在老美看来,可不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而是懂得英语,掌握了世界通行的语种就能走遍全天下了。
  所以,他们用翻译机还是很少的。
  干脆,张勇翡加了阿佳妮和阿黛尔的好友,之后手指头胡乱在屏幕敲敲打打几下,一排排英文就发送过去。期间,他甚至盲打,根本不看手机。
  其实,根本就是没有任何操作……
  这下,另外两个青年眼睛开始冒火了。
  我看你是找揍吧?
  他们很不爽。
  但是,总不能因为阿佳妮和阿黛尔和张勇翡说话,就动手将张勇翡揍一顿吧?
  时间到了正午,太阳还是火辣辣的,很热。
  加上一路向上爬坡,运动量不少,大家都有些发汗了,就脱掉了外套。
  再一看,张勇翡里面只穿了个半袖,胸肌和露出来的胳膊上,二头三头肌十分的发达,并且有种对称到极致的规律美。
  阿佳妮和阿黛尔都有些惊艳。
  另外两个青年却蹙起了眉头,觉得他们很可能打不过张勇翡。
  看看自己的胳膊,又白又细,哎呀妈,早知道就好好的健身了。
  在国人的印象里,好像每个美国佬都是浑身肌肉,人高马大。实际上,并非如此。许多人都是普通人,不加以锻炼,他们的体型也是正常化的。
  “喂,你还没有做个自我介绍呢。”叫布莱克·德克斯特的青年找存在感问道,语气不咋客气。
  “你说啥?我听不懂。”张勇翡用中文对他说。
  要是有负面情绪值这玩意儿的话,德克斯特肯定负面值+200多。
  和阿佳妮跟阿黛尔你就能用翻译机,和我说话你就听不懂?
  阿黛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几个人正闲逛着,忽然听见一声唏律律。
  几个人一愣,阿黛尔很活泼,化了烟熏妆的眼睛瞪大,说道:“这里竟然有人骑马,你们说会不会是印第安人?”
  德克斯特闻言就想要卖弄一番关于印第安人的知识,但是阿黛尔并没有给他机会,而是小跑着往那边跑去。
  几个人看看,也都跟着跑。
  毕竟是荒郊野外,北美和中国可不一样,这里的荒野是有危险的。
  在中国,野生动物都被赶进深山老林了,因为人类的数量太过密集了,哪里都有人。
  但是地广人稀的北美,荒野却有大量的野生动物存在。
  几个人转过树丛,见五匹毛色各异的马,正朝着一匹郊狼打着响鼻,似乎是在警告。
  这些马,有全身土灰色的,和环境十分契合,但是尾巴却是黑的。有的是棕色,尾巴却泛白。而头马是一匹浑身漆黑如墨,马鬃和马身以及马尾都是黑色的健壮的马。
  它灵活的调头,前蹄在地上刨了两下,低下头去,不怀好意的看着郊狼。
  没有怂,好像再说:“不服来刚!”
  郊狼也并非想要捕猎这些马,它的重量级还差了些。它可能纯属好奇,站在那左右的徘徊两下,退两步,然后回头继续看。
  “哇,是野马。我听我爸爸说过,内华达是有很多野马的。”阿黛尔觉得能看见野马很幸运。
  她就是一个在城市里长大的女孩,虽然看见过马,但是没有骑过,更别说看见野马了。
  这时候,德克斯特终于能插上嘴了,他卖弄道:“北美的野马,其实都是欧洲人带过来的。所以,本质上来讲,这些不算是真正的野马。真正的野马在中国了。”
  阿黛尔才不管那些,她继续道:“你们看那匹黑色的野马,好高大啊。它的肌肉好发达啊。”
  阿佳妮说:“我骑过马,可惜这些马是未经驯服的,要不然咱们就可以骑马旅行了,多有意思啊。”
  德克斯特有点生闷气,因为他说了,这不是真正意义的野马,可是俩女孩认定这就是野马。
  这让他强迫症犯了,还不好意思继续强辩。
  那匹黑色的头马不耐烦了,它看上去脾气很暴躁,见郊狼竟然不识好歹,还继续逗留,顿时发起了冲锋。
  张勇翡眼神好,看见郊狼的眼睛瞪大了,眉峰一挑,姑且算是眉峰吧。
  好像在表示:“挖槽,你玩真的?”
  转头就跑。
  头马洋洋自得,打着响鼻回到马群。
  德克斯特指着头马说:“别看它野性十足,但是只要稍加训练,就能训练成合适的可骑乘的马……”
  阿黛尔眼睛一亮:“德克斯特,你去帮我训练训练,然后咱们就可以骑马了。”
  张勇翡看她雀跃的样子,胸前沉甸甸的上下起伏,看表情不似作伪,竟然真的相信现在训练马上就能骑马?
  闻言,德克斯特脸一下子就黑了。
  我要是有这本事,我还读什么书?光是训练马,直接就步入中产阶级了。
  阿佳妮怼了怼阿黛尔的胳膊:“别瞎说,训马哪是那么容易的。要天天和马朝夕相处,要磨掉锐气,时间长着呢。”
  阿黛尔眼中的兴奋之色马上褪去:“啊?那么麻烦么?那算啦,咱们还是步行吧。”
  头马这时发现了一群人,但眼中只是警惕,并没有像看见郊狼那样气势汹汹。它应该是经常能看见人类,知道人类对它们没有恶意。
  野马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野马,但是北美这边,这种野马的数量还不在少数哩。据说,现今外面的野马,足有三四万匹,有一半都分布在内华达州境内。还有三四万匹,在野马收容所里,好像宠物猫狗那样等待着主子去认领。
  可是,现在和古时候不同,不像那会,西部是未经开发的荒地,到处都可以牧马。现在想要养一匹马的成本是很高的,普通人家还是算了,根本玩不起。
  甚至,老美这边的议员还提议说要给野马安乐死,因为数量增加的太快了,会影响环境的。
  虽然对人类的态度,比对待郊狼好了不少,但是,头马还是带着后面的四匹马溜溜达达朝南方而去。
  没了牧民,野马也会自动的逐水草而居。
  长久以来,它们已经适应了北美大陆的气候,知道什么季节去哪里觅食。
  张勇翡等人见它们要走,只能作罢。
  然而,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德克斯特说要去上厕所,结果没多大功夫,就提着裤子往回跑。
  一边跑,还一边大嚷大叫:“快跑,后面有熊!”
  张勇翡转头,看见德克斯特身后有一头庞然大物正在四肢着地的,如同肉坦一样的追赶过来。
  这时候的黑熊正是养膘的时候,浑身的肥肉乱颤,下巴的赘肉随着奔跑,来回的摆动,嘴边的白沫子都跑了出来。
  有点吓人啊。
  关键是,你特么被黑熊追了,你往这边跑干啥?要拉着大家一起死是吗?
  张勇翡见众人还在发傻,他也顾不上其他人,只是拉着阿佳妮和阿黛尔转身跑。
  “别傻愣着,迈开你们的腿。”张勇翡飙出了英文。
  阿黛尔傻姑娘还没反应过来,但是阿佳妮突然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张勇翡。
  你丫这英文说的不是挺溜的么?
  之前为啥一直跟我们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