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魔临天下 > 第一百九十四章:【比比东:她真是你亲生的?】
  三长老皱眉,将手中的酒坛放下,又扯下一条鸡腿,咬了一口,满嘴都是油,这才问道:“你想我干什么?”
  “三哥,当今天下,当属宋国实力最强。
  而且,宋国大军已经开始在洛河对岸集结,随时都有可能会打过来。
  这个时候,宋国国君,正是求贤若渴的时候,以我们俩的实力,若是主动前往投靠,一定会得到重用的。
  怎么样,三哥,跟我一起走吧!”
  说起自己的实力,他一脸自信。
  魂斗罗强者,整个大陆一共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一百个。
  他自信,无论自己走到哪里,都会是香饽饽,被人奉为座上宾,好吃好喝的招待。
  天空,雷云已经越来越厚,电闪雷鸣。
  但两人并没有太过在意,只当是正常的天气变化罢了。
  虽然从刚才开始,两人心中就有种隐隐地不安,和越来越重的心悸之感。
  但他们也并没有多想。
  背后悄悄议论着,要准备背叛宗门,心里会有这种不安的感觉,这很正常的,两人如此安慰着自己。
  七宝琉璃宗内堂。
  剑斗罗,古斗罗,宁风致,三人皆在。
  剑斗罗:“宗主,最近三长老和四长老,两人经常鬼鬼祟祟的,我担心……”
  宁风致笑了笑,摇摇头,对此事不怎么在意。
  “你难道就不担心他们会背叛七宝琉璃宗?那两人可是知道不少关于我们的秘密!”骨斗罗处于谨慎,也对宁风致说道。
  宁风致紧了紧身上的睡衣,表示被两人大半夜地叫出来很不满。
  这大晚上的,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才是人生的第一大享受。
  却被两个糟老头叫出来议事,能高兴才怪。
  “剑叔,骨叔,我知道你们的顾虑,可是你们也太小看【血魂东渡】了吧。”
  那日,宁风致签下契约的时候,他们两位也都是在场的。
  “那个人既然对自己的手段如此自信,让我签下【血魂东渡】之后,便再没有其它手段,好似一点也不怕我们会背叛。
  那就说明,这【血魂东渡】,只怕远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可是……”剑斗罗还是有些担忧。
  如果那个人的事情被泄露出去,剑斗罗很难想象,以那个人的心性,会对七宝琉璃宗做出什么灭绝人性的事情来。
  咔嚓!
  咔嚓!
  他正准备说什么,黑夜的帷幕之下,突然传来一阵响彻云霄的雷鸣。
  三人同时色变。
  因为这雷鸣之声,太过诡异,太过突然,太过响亮。
  跑到大殿之外,脸色凝重地看着夜空。
  “今夜本是月明星稀,这怎么突然……”骨斗罗眉头紧皱,看着夜空,沉默着。
  “难道是!”
  三人异口同声说道。
  对视一眼,三人忽然飞空而起,朝雷电劈下的方向飞去。
  由于天空之中的雷阵还未散去,三人不敢飞得太高,速度却是极快。
  忽然,又是一道雷电劈下。
  黑蒙蒙的夜幕,雷光突闪,惊悚非常。
  来到山洞所在,看着下方的场景,三人忽然怔在了原地,沉默着,久久不语。
  .
  .
  第二天一早。
  在弗兰德的带领下,朱竹清、红樱、小舞,三人再次来到了悬崖边上。
  第三关考核的第一步,便是从这里跳下去。
  小舞脸色有些发白,怕怕地,一直不敢站上前。
  只是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小脑袋一阵摇头,赶紧缩了回来。
  脚下一个不小心,踢到了一块石头。
  石头落下深渊,却一直没有回音。
  反倒是传来两声呼呼刮过的哀嚎,像是来自地狱的死亡召唤。
  弗兰德和赵无极也不催她们,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看着。
  这时候,红樱自信一笑,看了小舞和朱竹清一眼,率先上前一步,站到了悬崖边上。
  几乎是与她同步,朱竹清也站上前。
  朱竹清倔犟地看向红樱,眼中是丝毫不服输的神色。
  红樱点点头。
  不愧是哥哥看重的人,胆色不错!
  昨天,在看到朱竹清手上的那块令牌的瞬间,红樱一眼便认出,那是哥哥特有的令牌。
  如此说来,眼前这个人,是自己人。
  但她并未说破。
  三人各有来历,都是来考核,还没到交心的地步。
  既然是哥哥看重的人,应该不会太差。
  当然,无论是第一关,还是第二关,朱竹清的表现,都令红樱刮目相看。
  此人确实不可小觑!
  难怪能得哥哥看重,赐予令牌。
  红樱并没有要暴露自己身份,和朱竹清相认的打算。
  只是想着,关键时刻,如果遇到性命危险,能帮的话,她自然会拉一把。
  两人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纵身一跃,跳下了悬崖。
  弗兰德和赵无极同时满意地点点头,这份胆识,绝非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不过,终究还是差了宋雪儿一些。
  三年前,宋雪儿来到第三关的时候,甚至都没有一丝犹豫,直接就跳了下去。
  第三关的考核,是在天黑之前,从崖底爬上来。
  这一关,有个名字:天梯!
  不多不少,刚好99999阶。
  天梯之上,施加了重力阵法。
  一阶强过一阶!
  每走一步,都是一个难关。
  既考研天赋,又考验心智。
  只有跳下万丈悬崖,才能看到天梯。
  准确来说,这天梯并不是实物,而是由下方的迷雾所搭建的。
  小舞脸色发白,又伸长脑袋看了一眼,急忙缩了回来。
  真的是深不见底啊!
  “我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女儿,给老娘滚下去!”
  忽然,天外一脚,破空而来。
  将小舞踹下了悬崖。
  语气火爆,甚是恨铁不成钢。
  崖底呼呼的风声,带来一道萌萌地,又略带着一丝害怕地,嗲嗲的尖叫声:
  “妈咪!亲妈!亲妈!救我……”
  看着缓缓从空中落下来的懒散村姑,眼睛还半眯着。
  这绝对是亲妈!
  女儿不敢跳,直接一脚送她下去。
  弗兰德和赵无极嘴角一阵抽搐。
  忽然,一个黑洞漩涡出现。
  弗兰德和赵无极同时色变,急忙恭敬拱手执礼,“参见教皇冕下!”
  来者正是武魂殿教皇,比比东。
  她探头看了一眼底下深不可测的深渊,语气平淡,却意味深长,“她真是你亲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