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我真没想当旧日支配者啊 > 第三章 天之眼
  “通过这块骨头,足够让你在第五能级之中更进一步了。但你只满足于此吗,难道你不想拥有真正的圣契吗?”
  布湿迦罗蛇一般的嘴角勾出弧度,用沙哑而含糊的语调说道。
  能级是废土世界上对于实力的划分,共有五个能级,从五到一,数字越小越强大。每个能级都是实力的跃迁,高能级的觉醒者能够轻松击败低能级的觉醒者。
  听到圣契,金胡子脸上的贪婪淡去,变得有些凝重。
  眷族的血肉,骨骸能够向外放射奇异的辐射,人类在持续的接受照射之后,就有可能觉醒,将灵魂中的源质转化为灵能。
  而圣契则更进一步,实力强大的眷族在彻底的掌握了血脉之中传承自圣魔的能力之后,就能将其化为圣契,印在身躯的之内。
  种类繁多的圣契就像一颗大树上的树叶,越接近主干的树叶越强大,眷族们将所有的圣契分为日月星三个等级。每个等级的圣契之间,潜力与威力都有着巨大的差距。
  只要挖出圣契,并将其从血肉之中剥离,再植入自身的身体之中,就有可能继承圣契之中的能力。
  但能够觉醒圣契眷族大多是同等能级之中最为强大的存在,几乎对同等能级的人类占据压倒性的优势。
  撞上不被猎杀就已经是幸运至极了。
  剩下想要获得圣契的方式,就是加入各个流派或者大型实力,他们有各种途径来传承圣契。但金胡子作为一名掠夺者,几乎没有可能获得信任,得传圣契。
  但与眷族交易,付出的代价与收获是成正比的。普通的骨骸便已经需要付出如此多的祭品,想要得到圣契,即使是最低级的星级圣契,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也许是他难以承受的。
  “需要我做什么?”
  金胡子舔了舔皲裂的嘴唇,声音沙哑的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一个夏人狩猎了我的族人,夺走了他的圣契。我要你杀了她,取她的头回来,到时候不仅她夺走的圣契归你,我还会额外再给你一枚‘强酸之胃’。这虽然只是一枚星级的圣契,但相信对你来说已经足够珍贵了。”
  布湿迦罗前肢的指甲一点,灵能在地面上绘出了一幅地图。
  “她在罗班湖边上三十七号哨站执勤。整个哨站只有七个人,你们攻下整个哨站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才对。”
  “目标的能级是多少?”
  金胡子说道,如果目标是第四能级,他就直接放弃。第四能级的存在能够轻而易举的杀光这里的所有人,包括布湿迦罗。
  “只有第五能级,这个臭女人在巡逻途中无耻的偷袭了我的族人,啡舍迦罗当时正在戏耍追杀一队捕鱼的渔民,太过大意被这个女人偷袭了。”
  布湿迦罗舔着牙齿上的肉屑说道。
  “那里的辐射太高了,不然这个好机会可轮不到你。”
  李牧趴在芦苇丛中,将布湿迦罗与金胡子的交易听得一清二楚。比起仰着兴都人鼻息的西夏人,他对于东夏人更有归属感。
  而且,借助东夏的力量,原身的使命完成起来会更加的容易。能够对抗一个组织的,唯有另一个组织。如果能够直捣黄龙,攻入拉勒高德,根本就不需要卧薪尝胆,直接照着清单清洗便可以一报当年的血仇了。
  眼下金胡子与布湿迦罗的计划,正好是最好的投名状。
  根据原身的记忆,布湿迦罗虽然说得轻巧,但一头第五能级的眷族,可不是单靠偷袭就能猎杀的。觉醒了灵能的眷族,体表都有一层由灵能构成的黑膜。
  黑膜是眷族一种特有的器官,覆盖在身躯的表面,对于剪切力,冲击力,挤压力,乃至高温,低温都有极强的抗性,直接免疫了人类的轻武器,就连大口径的火炮,也只有在直接命中的时候能够造成有效杀伤。根据军校的教材,想要压制一头第五能级的眷族,至少需要三辆动力装甲和一个排的步兵。
  没有能够发射特殊弹药的重型武器,再多的普通士兵也只能沦为眷族的食物。
  能够独自猎杀第五能级的眷族,眷族悬赏的目标显然是个天赋异禀的天才。如果能救下她,融入东夏人绝不会有什么阻碍。
  李牧下定了决心,虽然现在放逐之界,食物与饮水不再是问题,他也不可能一直蜗居在沼泽之中。
  ......
  一处水道旁,李牧构筑了一道捕鱼围栏,截断水面,水道之中的鱼全游入了漏斗状的陷阱里,再也游不出去。
  因为几乎没有什么钓鱼佬敢到沼泽深处来钓鱼,所以河道之中的大鱼很多。没过一会,便有大鱼进了陷阱,冲撞围栏,响起哗哗的水声。
  李牧手指一钩,就勾着大鱼的鱼鳃,将整头鱼提了起来,打量了一圈。
  “应该是某种变异的鲮属。”
  这条鱼长达一米五左右,足有八十来斤。前世的鲮属鱼类可很难长到这个个头。若非李牧在军校时把身体打熬得十分强健,还真没法轻易将其制服。他将手伸入放逐之界,直接将鱼放入了平民挖出来的大水潭之中。
  将陷阱里的鱼挑了挑,李牧将几头明显性情凶猛,喜欢合体的鲶科鱼扔回了水里,然后将剩下的鱼也放入放逐之界之中。
  他发现,在辐射与灵能的双重影响下,许多的生物都出现了巨大化的倾向,部分的形态与习性也发生了变化。
  一只巨大的黑鹤从天而降,落在了地上。它足有一人高,神骏异常。一身的羽毛油光发亮,大多为黑色,只有颈部与翅膀上有辉亮的金属色光泽。
  在喝了太阳之泉泉水之后,它的体质要比亲代强了许多。
  因为时间流速的差异,短短一天功夫,放逐之界内的雏鸟就已经长成了成鸟。
  它长嘴在浑水之中一啄,便叼起一只鲶鱼,吞入了腹中,又亲昵的用头摩挲了一下李牧的手,才再次腾空而起,为李牧跟踪金胡子的行踪。
  李牧发现了一个放逐之界的隐藏设定,只要实力不强于自身,进入了放逐之界之后的生物都会下意识的亲近自己,愿意听从自己的命令。
  若非如此,他想要跟踪金胡子还没有这么轻松。悬浮艇的时速至少有三十公里每小时,他的脚力根本没法跟上。只有空中的黑鹤才能不露痕迹的跟踪监视,并指引方向。
  李牧心念一动,进入了放逐之界。
  此时的放逐之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光秃秃的山头上草木丛生,郁郁葱葱。都是李牧在外面移植进来,命王六一家得空分蘖繁殖的。山下的平野上,田垄纵横,田地之中种植的水稻已经开始灌浆。
  王六一家挖掘出来的水潭,芦苇荡漾,鱼群游动。
  李牧站在水潭边深吸了一口气,比起沼泽里那让肺时不时传来刺痛感的恶劣空气,放逐之界内的空气是如此的清新。
  【竞速成就:生机勃勃,放逐之界内动物数量超过五十,奖励圣魔之巢,源质八十八点】
  【圣魔之巢:评价奇珍,伟大存在的居所,能借升腾云气与地磁之力悬浮于天空之中。伟大存在能利用巢穴之中的阵法统摄灵机,对违逆自身的存在施以天谴!】
  一片宫殿出现在了放逐之界的天空之上。宫殿金碧辉煌,檐牙高啄,巍然耸立于云气之间。丝毫没有圣魔之巢这个名字的诡异之气。
  李牧坐在了大殿之中,打量着上方由细密斗拱承托的藻井,各色花纹,雕刻与彩绘精美绝伦。殿内灵机化为雾气流淌,时而化为灵禽瑞兽,时而变回灵雾。
  这明明应该是修真文明的物品,不知道为什么会取了圣魔之巢这么一个名字。
  圣魔之巢之中还附赠了两名小道童。
  【清风,明月:旧时代的残响,掌握了一种名为仙的力量,因侍奉某个伟大存在得以苟存】
  “清风,明月拜见圣主。”
  两个粉妆玉琢的小道童躬身施礼。
  李牧点了点头,有了足够的源质,他立即选择抽奖。
  【咸阴山:评价稀有,伟大存在从异世抓摄而来的山脉,蕴含着各种矿产与资源,山体之中蕴含灵脉。】
  【巨人之血:评价稀有,追逐太阳的巨人,因干渴而倒在路上,他的身躯腐朽之后,长出了奇异果树,被博学者称为巨人之血。】
  【地煞七十二神通之大力:评价精良,神威大力,增长气力。】
  【平民五组】
  【镔铁戒刀:评价精良,一位英雄堕落为了杀人魔,凭借这柄戒刀,他杀光了所有敌人,刀上还残留着他的杀气。】
  一片连绵十数里的山脉出现在了放逐之界之中。山脉怪石嶙峋,寸草不生。
  整个放逐之界的大小瞬间扩张了十数倍。
  李牧按捺住兴奋的心情,他虽然知道第一次抽奖必定会出些好货,但没想到第一张就是极为罕见的地形类物品。
  想要扩张放逐之界的面积,唯有通过抽取地形类物品。这类卡是最罕见的。稀有等级的比得上其他的奇珍卡。如果没有抽中这张咸阴山,放逐之界的发展恐怕很快就要遇到瓶颈了。
  更何况修仙文明的灵气也是一种十分有用的能量。如果在前世,这座咸阴山就能卖出六百多块钱。
  而从未听说过的巨人之血,他犹豫了片刻之后,种在了太阳之泉的边上。它的名字看起来唬人,但却和一棵普通的桃树一般,看不出有什么差异。
  在太阳之泉的滋润下,桃树舒展叶子,生机盎然。
  只是李牧有些奇怪,不知道为何,放逐之界里不少卡牌都发生了奇怪的变化,与前世相比,有些似是而非。
  五组平民,一共二十五人,有北欧的铁匠,现代的机械工程师,中世纪的木匠和奇幻风格的精灵猎人。总算是让冷清的放逐之界有了些许人气。
  有了足够的人力,就可以修建房屋了。刚好商店上次刷新刷出来的是林场,李牧直接买来放置在了咸阴山上作为建房的材料。一块林场覆盖了咸阴山约莫五分之一的面积,令寸草不生的咸阴山长出一片参天大树。
  放逐之界内温度适宜,夜晚也不会太冷。原先的王氏一家,便住在了草棚子里,但如果有房子住,谁愿意睡草棚呢。
  至于发展科技,单单一名工程师,实在是杯水车薪,可惜现在无法与其他玩家互通有无,否则放逐之界的发展会快出很多。
  李牧将神通大力加持在了身上。只见一串银色的箓文如萤火虫一般的绕身飞舞,突然落入了他的体内。
  他只感觉一股沛然大力从身躯之中涌出,节节贯穿,达至末梢,将身躯都包裹了起来。
  整具身躯就好似凭空链接了某处存在,生出源源不绝的力量来。
  看了看几乎没有变化的双臂,李牧一把抓举起了地上一块百十斤重的岩石,轻轻一掷,便抛至三四米高,然后又轻松的将其接住。
  “没想到游戏中一个毫不起眼的法术,居然会有如此惊人的效果,应该堪比星级的圣契了。”
  他对于神通大力的效果十分满意,它看起来比金胡子费尽心思想要谋夺的圣契实用多了。
  带着两个道童出了放逐之界,明月清风修炼了粗浅的功法,应该对外界的辐射拥有不弱的抵抗力。不像平民,出了放逐之界可能就要大病一场或者直接暴毙。
  有了足够的人力,通过外界资源升级放逐之界会变得更加轻松。
  但未曾想到,他们才出了放逐之界,天空之上便风云变幻,天空仿佛被撕开开了一道大口子,露出了幽深的星空,有无数腕足一般的巨大触须在星空之中游动着,从裂缝之中探入。
  突然,触须之中睁开了密密麻麻的眼睛,眼珠乱转,向着下方扫视。
  突然一只眼珠锁定了清风明月两人,其他的眼珠也迅速的转了过来。万千道诡异莫名的视线死死的盯着他们。
  清风明月登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全身的真元仿佛都要沸腾起来。
  “圣主!圣主!”
  李牧当机立断,带着他们回到了放逐之界。
  清风明月两人狼狈的摔入水潭之中,他们全身的血肉都在剧烈的蠕动着,撑得皮肤起伏不定,仿佛要活化过来。
  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在太阳之泉的滋润下,他们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一股股黏稠的黑质从他们的身躯之中流淌而出,落入太阳之泉中,就好像硫酸遇上了烧碱,腾起猛烈的白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与他们一起出去的李牧明明毫发无损。
  “真元,天上的神秘所在感应到了我们的真元,立马就有大恐怖降下。”
  清风明月恢复了一点精神,声音嘶哑的说道。
  李牧一阵悚然,眷族眷族,既然有眷族,那么一定有眷顾它们的存在,看来这个世界远比他想象之中的要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