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我真没想当旧日支配者啊 > 第七章 背刺(求推荐票)
  李牧枕着步枪,躺在了悬浮艇上,周边的空气已经被雾气所重新占据。两艘悬浮艇已经在雾气之中行驶了大约五六个小时。
  为了在天黑前到达哨站,两艘悬浮艇的速度提升到了八十公里每小时,周边千篇一律的景物在艇外一掠而过。
  想要在漫天大雾和单调的草甸,沼泽之中寻找方向和安全的线路十分的困难。一旦迷路,结局唯有死亡。领航员在任何掠夺者帮派之中都是核心成员。
  铁爪帮的领航员是名佝偻的兴都人。他便站在了第一艘悬浮艇的艇艏,辨别着自身的位置。
  突然,他举拳示意减速,诸夏人的哨站就在三四公里之外了。
  岳哲从悬浮艇上跳了下来,示意其他几个夏人也下艇,他们脱下了身上的盔甲,一人的肩上扛着途中狩猎到的水鹿,假扮作出来狩猎的猎人。
  至于衣物,不论是狩猎者还是东夏人几乎都是一身的肮脏的破衣,完全不需要换装,唯有岳哲与李牧换了身打满补丁的旧衣。
  “出发吧,你们的夏语稀烂,尽量不要说话。”
  岳哲说道,几乎只剩下东夏人还在使用夏语,整个铁爪帮也只有他会夏语,所以不得不来参加这次行动。
  李牧跟在了几人的身后,一行人一脚深,一脚浅的踩在淤泥之中,向着哨站的方向走去。
  他们绕了远路,跋涉到了哨站的侧后方。
  过了大约三十分钟,哨站的方向传来了枪炮声,掠夺者们向着哨站发起了正面进攻。
  “出发!”
  岳哲说道,一马当先的走在了最前面。
  “记住,混进哨站之后先集火里面的女人。”
  没过多久,他们就看到了激烈战斗之中的战场。一部掠夺者正在对哨站发起进攻。他们匍匐在了地上,与哨站内的士兵对射。哨站里的东夏士兵十分的顽强,虽然数量绝对劣势,没有退却,而是依托着掩体有序反击。
  “砰!”
  后方的迫击炮一发一发的向着哨站发射炮弹。炮手的炮术有限,大部分的炮弹都打歪了,落在了哨站边上的草甸之中,溅起漫天的泥点。有些偏的远的,更落入了远处的罗公湖中。
  “什么人!”
  有战士发现了哨站后面过来的人,立即举起枪,警惕的喝止了他们。
  “我们是新蚌埠第五组的,出来打点肉给家里的孩子补一补,没想到刚好遇到了哨站遭受袭击,就赶紧扔了猎物,赶过来支援!”
  岳哲指了指远处那头被他们抛弃在地上的水鹿说道。他身后伪装的夏人已经开始持着枪,向着进攻的掠夺者对射。因为没有依托掩护,很快就有一人被射倒,闷哼着到地。
  “小兄弟!快让我们进去吧!”
  岳哲脸上全是焦虑,一边向着掠夺者开枪,一边恳切的对着那名战士说道。
  那战士一咬牙。
  “快进来吧!弓着腰,不要被打中了!”
  岳哲低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很快又敛去。一伙夏人就拖着伤员进入了哨站之中。
  哨站中响彻爆豆一般的枪声,弹壳掉落在地上的叮当声,有人受了伤,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他们以六人对抗外面近五十人的进攻,十分的艰难。
  “班长!有一伙猎民刚好在附近,特意赶过来支援了。”
  李梅一枪将掠夺者中的一名小头目爆头,然后拉动枪栓,退出弹壳重新上弹,再次射杀了另一名小头目,随后开始猎杀队伍之中的机枪手和盔甲鲜亮者。
  失去了指挥,再加上敌人精确的狙击,整支掠夺者的队伍登时陷入了混乱之中,士气陷入低谷。有掠夺者试图转身逃跑,被后方的督战队用刀逼回战场,但伴随着逃回去的掠夺者越来越多,这次的攻势还是失败了。
  李梅缓了口气,转过头看向进入哨站的人们。
  “你好,班长同志,我们是来帮忙的。”
  岳哲向着李梅走去,他同样是一名觉醒者,自信只要拉近足够的距离,就能以无心算有心,突下辣手直接杀了她。
  他身后的夏人们也蓄势待发。
  “锵!”
  身后突然传来了寒刀出鞘声,哨站内突然亮了起来。
  岳哲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感觉自己好像飘飞了起来,天地在迅速的翻转,下方有个无头的身躯正在喷泉一般的喷溅鲜血。
  “好快的刀。”
  这是他的最后一个念头。
  【汲取源质5.3】
  突然的变故,让哨站里的人都惊呆了。唯有李牧与李梅二人,没有丝毫的迟疑,向着混入哨站内的其他几名夏人发起了进攻。
  长刀化为一道雪芒,接连将剩下的三名夏人劈死,至于最后剩下那人,则是被李梅一枪击毙。
  【汲取源质1.3】
  【汲取源质1.2】
  【汲取源质1.3】
  “不要开枪。”
  李梅制止了反应过来,准备攻击李牧的其他几名战士。
  “就是你送来的信么?”
  她打量着李牧,刚刚那一刀快如闪电,势大力沉,举重若轻的斩断了坚硬的脊椎,不是普通人能劈出来的。
  李牧点了点头,有些好奇的打量面前的少女。她看起来是在不像是能够猎杀眷族的样子。
  “抱歉,你送信的鸟被我打坏了。”
  李梅有些羞赧的拿起边上的麻袋,将装在里面的飞廉拿了出来。
  可怜巴巴的飞廉见了李牧,立即挣扎着扑到了他的身上。它腹部的子弹已经被取出来了,伤口上了药,用绷带缠着。因为刚刚的挣扎,又有血丝渗了出来。
  李牧取出水壶,喂了它几口太阳之泉。
  飞廉喝了泉水之后,恢复了一些精神,不再像之前那样萎靡不振。
  “外面一共有两百十九人,60mm迫击炮一门,火箭筒二十支,ZBD-88动力装甲一台。刚刚的只是佯攻,他们在等这几个人行动成功。”
  李牧踢了踢地上的尸体,将自己知道的所有情报都说了出来。在路上,他一直被盯着,没法将这些最新的情报发过来。
  面前的少女既然能够狩猎眷族,一定有什么强力的手段还没用出来。
  李梅点了点头,作为一名受过军事训练的人,她知道这些情报能发挥多大的作用。
  “我已经派人派去请求支援了,他骑了站里唯一的马,支援大概能够在二十分钟之后到。我们只需要撑过二十分钟就行了。”
  她在听到了外面的掠夺者拥有动力装甲之后,依旧有自信守住二十分钟,甚至杀光这群胆大包天的掠夺者。
  “所有人离开哨站,都到战壕里去。”
  哨站的屋顶无法抵挡迫击炮的轰击。
  “如果我把金胡子引出来,你能不能杀了他。”
  李牧问道。
  “当然。”
  在李梅的眼中,恶名昭著的金胡子好像只是一个插标卖首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