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我真没想当旧日支配者啊 > 第十章 暴食之胃
  浓重腥臭的血腥气之中,李牧艰难的砸开了已经扭曲变形的舱盖,从里面爬了出来。
  他汗出如浆,身上的衣服好像水洗过一般,连头发都粘成一缕一缕。哆嗦着摸出水壶,他喝了一大口太阳之泉,才感觉缓了过来。
  热流涌过因剧烈发力而扭伤的肌肉,疼痛登时减缓了许多。
  布湿迦罗庞大的身躯就躺在了不远处,背上那道狰狞的伤口几乎就要将其分成两半。
  这可是连动力装甲都切不开的坚韧身躯。
  李梅因为灵能耗尽,脸色十分的苍白。
  李牧想起了战斗时她对自己的信任,将水壶递给了她。不知道太阳之泉对于恢复灵能有没有作用,但应该能缓解她过度使用灵能带来的副作用。
  李梅接过水壶,也没有纠结李牧刚刚喝过,直接灌了一大口。饮下太阳之泉,她登时感觉精神一振,至少头不再裂开一般的疼了。
  郑重的将水壶递还给李牧,她抛了一块指头大小的血肉,扔到李牧的怀中。
  “这是布湿迦罗体内的圣契,应该是摩伏勒之蟒之中罕有的暴食之胃,难怪它能成长到这个体型。这也算一个十分有用的圣契了,能够大幅增强消化能力,吸收能力。”
  “杀了它的是你。”
  李牧能够感觉到,有什么力量正在血肉之中蠢蠢欲动,有些邪门。
  “猎杀了上一头摩伏勒之蟒,我已经得到了一枚,不过不是暴食之胃。”
  李梅说道,对于她来说,猎杀眷族并不困难。第五能级所能够植入的圣契是有限的。暴食之胃虽然稀有,但却不适合她。
  李牧点了点头,将这块价值千金的血肉收好。
  没过多久,先前派去请求支援的战士就赶到了。他带着一队八十多名全副武装的战士,乘坐着悬浮艇赶到。
  所有人都被战场上庞大的眷族尸体震惊了。他们在经过短暂的修整之后,便选择追杀那些掠夺者。
  如果不让掠夺者们得到足够的代价,这些和蟑螂与老鼠没什么差别的东西很快就会察觉到东夏人的虚弱,然后开始令人烦不胜烦的试探。
  李牧婉拒了休息的请求,选择和支援的战士一起追杀。他早就盯上了猎杀掠夺者之后能够获得的源质。
  在飞廉的追摄下,追杀行动十分顺利。他们很快的就追上铁爪帮的悬浮艇,又抓到了所有的分散逃亡的掠夺者。
  竟没有一名掠夺者逃掉。
  这些掠夺者的尸体被砍下了头堆成了京观,立在了进入东夏区域的道路上。一是用来震慑剩下的掠夺者,二是野外的尸体如果没有经过妥善的处理,有可能在辐射与混沌的刺激下复苏,变成生命的死敌—尸鬼。
  同样是乘坐悬浮艇,心情与来时已经是完全不同。
  李牧抱着飞廉,梳理着它身上漂亮的羽毛。在又喝了几口太阳之泉之后,凭借着变异生物强悍的体质,它的伤势已经快要痊愈了。
  “到了,新临汾!”
  悬浮艇上响起了一阵欢呼。李牧抬头望去,只见一连绵排列的木屋砖房和成片成片的青翠稻田。
  与只有雾和荒草的沼泽不同,这里的颜色开始变得鲜明起来了。
  这是一座属于东夏人的城市。
  稻田间,有农人扛着锄头走在田垄上,木屋的烟囱升起袅袅炊烟。
  一条河流穿越了整座城市,河岸边,一群妇女在洗衣服。她们的孩子跳入河中,在河水里嬉戏捕鱼。有的孩子抓到了大鱼,高高的举过头顶,向着岸上的母亲炫耀。
  这里是东夏人最大的几个聚居区之一,大约生活着两万名东夏人,加上周边的星罗棋布的聚居点也大约有九万多人。
  因为生产力和物流能力的限制,这个世界再也无法出现上千万人口的超级大城市了。便是兴都人的首都拉勒高德,也只有二十万多人。
  一群孩子见到了回来的悬浮艇,纷纷围了上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残破的动力装甲,还未来得及肢解的布湿迦罗。
  李牧跳下了悬浮艇。
  “节度想要见你。”
  一名传令兵有些好奇的打量李牧。听信宣传逃到阿沃尼格达邦夏人不少,回到东夏的人却十分的罕见。
  因为东夏是由原一部分干涉军组成的,携带的生产资料很少,物资匮乏,即使经过数百年的发展,能够生产的工业品也十分的有限。
  经常有东夏人悄悄的逃到阿沃尼格达邦去。
  李牧知道节度便相当于兴都联邦的总督,集军,民,财三政一身,总揽一地的大权。
  这是人类制度的退化。
  因为辐射与眷族的影响,各地的交通与信息交流十分的缓慢,再加上各个政体,人类与眷族反复拉锯的攻防战,大战前的人类制度已经不适用于现在的社会。
  节度使的办公场所并没有像兴都联邦那样修建的仿佛宫殿一般,只是一处有些普通的砖瓦房,围着高墙,大门处有士兵在值勤,不断的有人进出,十分的繁忙。
  李牧被带了进去,在办公室的门口等待。
  没过多久,办公室内就传来了一声请进。声音有些苍老,清亮悦耳。
  节度是个一头银发的老太太,她的年纪应该不小了,但精神却很好,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虽长了些皱纹,依旧能看出些许年轻时的美态。
  她有些瘦削,身上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干涉军军装,笔挺得坐着。
  节度将目光落在了李牧的身上:
  “你就是李牧?”
  李牧有种自己被看穿的感觉。
  “不要紧张,跟我说说你的事。”
  节度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李牧定了定神,将前身的和自己在沼泽里的经历挑出一些说了说。说的都是真话,这些经历也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
  节度虽然身居高位,但却非常善于倾听,偶尔插两句,让李牧感觉如沐春风。
  “感谢你做出的选择,你救了许多人,减少了许多损失。节度府的感谢一定会让你满意。”她站了起来拿起杯子,从暖壶里为李牧倒了杯水。
  李牧恭敬的接过。
  “我可以安排你进边防军,在新临汾这里给你划一块足以养活自己的土地。”
  因为有节度的震慑,虽然新临汾的辐射浓度并不高,但依旧没有什么眷族敢潜入狩猎。这让新临汾的农业成本很低,至少不需要隔绝辐射的大棚,空气净化系统和水质净化系统了。
  一块土地的价值要比李牧想象之中的高很多。
  节度顿了一下。
  “但我更希望你能够接任治安官这个职务,继续前往阿沃尼格达邦上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