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我真没想当旧日支配者啊 > 第五十一章 马哈德夫的日记
  驶往奥里萨辖区的悬浮艇上,飞廉站在了艇沿上,眯着眼睛承受骨骸的灵能辐射。
  它的体质远超同类,即使近距离承受灵能的辐射,也没有表现的特别痛苦,只是在翎羽微微的颤抖。
  李牧坐在一旁,他灵魂表面的源质还未恢复,手中握着马哈德夫的日记翻看。
  这本日记他已经从头至尾看了数遍,依旧有些弄不清马哈德夫在临死前到底撞上了什么东西。
  -23-
  好像有什么在盯着我,这绝对不会是我的错觉。它就在我睡着的时候出现,我能够感觉到它的目光。
  废土的人类聚居点,大多会流传一些荒诞不经的隐秘传说,这些传说的源头可能某个眷族或者灵性生物。但奥里萨辖区内流传的民间传说,似乎是真的。
  莫哈内迪河的河底有一头神秘的怪物,沿岸的村民在做梦的时候,偶尔会梦到巨大的怪物在绕着自己的梦境游动。
  那头怪物巨大到视野根本无法装下,只能隐约的看见斑驳泛白的鳞片,鲜艳的纹路与粘稠的脓液。
  他们称这条怪物为梦中蛇怪。
  但我并没有梦到那条蛇怪。
  奥里萨辖区在数百年前,曾发生过灵魂之主圣子降临的神迹。作为灵魂之主的忠实信徒,我相信一定是灵魂之主残留的意志在注视着我。
  我让手下的亚度尼斯在我睡着的时候监视周边的一切。他同样是个坚定的灵魂之主信徒。
  -25-
  又出现了那种被注视的感觉,亚度尼斯说没有看见任何东西。这个混帐一定是偷偷的睡觉了。
  我能够清晰的听到有东西就在我的床底下跑动,它们轻快的足音几乎就在耳边。
  我在床底下放了点下了毒的麦子,希望能毒死这些邪恶的小东西。
  -26-
  亚度尼斯死了,他的眼睛鼓得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脸色发紫,尸体起码涨大了两倍。
  手下的治安员在窃窃私语,认为是我毒死了他。
  这不可能,我只是把有毒的麦子放在了床底下,亚度尼斯为什么会被毒死。除非他半夜爬到我的床底下找吃的。
  不过我已经想不起来了,毒药是从哪里来的了。
  -31-
  祭祀说我的精神状态出了问题,他看向我的目光十分的奇怪,让我想要把他的眼珠给挖出来。
  我按捺住了这股冲动,灵魂之主正在注视着我,他们只是嫉妒我得到了灵魂之主的垂青。
  -36-
  我上当了!这群该死的杂种,把我关了起来!他们是在嫉妒我!我要杀光他们!一个都不剩!
  -39-
  亚度尼斯来救我了,他把我从那间狭窄的屋子里放了出来,一定是灵魂之主在保佑我。
  亚度尼斯!亚度尼斯!他真不愧是我最信任的手下!
  现在该是我马哈德夫报仇的时候了,我要彻底的杀光那群伪信徒和异端,将他们血肉尽数献祭给主!
  李牧合上了日记,随着马哈德夫的逐渐疯狂,他的文字变得越来越潦草,难以辨认。但依旧能从日记之中判断出他的精神逐渐的被某个未知存在控制的事实。
  当初库拉那并没有和他说实话。
  马哈德夫并不是自愿的将自己锁在屋子里,而是被灵魂教团控制了起来。想来是未知存在潜移默化控制他的时候被灵魂教团察觉到了异常。奥里萨辖区的潘查雅特议会已经彻底的被灵魂教团控制了,他们想要放弃已经失控的马哈德夫,再换上一个自己人。
  但灵魂教团没有料到马哈德夫手下的治安员也同样收到了控制,将他从囚禁之中放了出来。
  之后的事便很清楚了,发起更换治安官的提案的潘查雅特议会被杀得精光。马哈德夫狂笑着杀光手下的治安员之后选择了自杀。
  推测了一番曾发生在奥里萨辖区的风波诡谲。李牧有些赞叹那个一直潜藏在幕后的阴谋者,将一名实力不弱的治安官与整个灵魂教团玩弄于股掌之间。
  见飞廉露出明显的萎靡状态,李牧立即收起了眷族骸骨,它灵魂表面的源质已经被彻底的转化为了灵能。
  沈落雁有些羡慕的看着飞廉,作为一名操纵系觉醒者,她的天赋更加适合机械领域。但试问有哪一位操纵系觉醒者不想拥有一头强大的变异生物呢。
  “马哈德夫到底是被什么手段控制的。”
  李牧取出笔,比对了同一天里马哈德夫日记上的记录和他当天的行为,发现他出现了严重的妄想症状,记忆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一名至少第四能级的精神系,眷族,觉醒者和灵性生物都有可能,甚至还有可能是上潜者。”
  沈落雁试探着想要摸一摸飞廉的头,差点被啄了手指。
  “主修精神系的觉醒者本来就很少,据我所知,有记录的精神系觉醒者都没有这样的能力。”
  精神系对于天赋的要求极高,如果没有天赋,无论花再多的精力,也只能给普通人制造点幻象,能粗暴的读取些表层记忆才能算得上入门。绝大多数的觉醒者辅修精神系,只是为了灵能波束方便的侦查能力和能够在面对精神系觉醒者时能够自保。
  “所以他的下一个目标应该就是我了么?”
  他的目光有些凝重。马哈德夫是少有的第四能级觉醒者,精通塑能系的灵能,即使在阿沃尼格达市也算得上中坚力量。
  但他在被控制之后,连传承悠久的灵魂教团都没有任何的办法。
  “还是先吃饭吧。”
  天色暗了下来,李牧停下了悬浮艇,悬浮艇的动静太大了,晚上赶路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可能会招来某些诡异的东西。
  他将餐布铺在了悬浮艇内,双手一拍,上面就出现了满满当当的各色食物。烤得金黄的乳猪,一砂锅鸡汤,各色的炒菜再加上一大锅米饭。
  “看来你的虚数空间面积很大。”
  即使是沈落雁也发出了一声惊叹,虚数空间是能够扩张的,但十分的危险,因为一不小心,锚定的坐标就会崩溃。
  “果然我们之间的能力十分相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