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 第八章 大雨
  清晨,在一阵阵噼里啪啦的摔打声中,宝琳还是睁开了眼,睡不着,穿了衣服便起来了。
  “妈,在干嘛呢?这么响,好不容易睡个安生觉。”宝琳睡眼朦胧的揉着眼角道。
  “哼,你大伯母在那摔摔打打洗衣服呢,不用管她,就当没看见,免得她到时候又阴阳怪气的说些什么不中听的话。”苏红英拿着破抹布擦着桌椅说道:“对了,锅里给你留了热水洗漱,你记得用啊!”
  “哦哦,知道了。”宝琳应着出了正屋大门,就见她大伯母李桃在屋檐底下用桶盆接着雨水洗着大房一家四口前两天换下的衣服。
  路过她大伯母的时候,宝琳走的特意出来一会,免得挨到她大伯母,碍了她的眼,又生事端。
  前几天大伯母李桃她妈说是病了,大伯母跟着去了她娘家村西头,在那带孩子洗衣服收拾自留地什么的,只到饭点晚上才在家,没想到今天白天竟然在家。
  哦,对了,今天下雨,出不了门干活,还去那杵着干嘛,她娘自然也就好了。
  “大伯母,洗衣服呐。”宝琳知道她大伯母看不上她,不过面子上打个招呼还是很有必要的。
  抬头不见低头见,一个屋檐底下没必要闹得太难看。
  刷刷刷,木刷子刷衣服的声音响起,李桃抬头看了看这个不省心的侄女,漫不经心的应了声“嗯。”
  进了厨房,宝琳拍了拍头上衣服上的水渍,找了个盆,拿上帕子,打开铁锅锅盖,里面却是空的,想了想,便知道是谁干的了,也没声张,不想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她大伯母争论,没意思。
  在厨房大缸里舀了两瓢凉水,帕子在脸上搓洗过后,果然清爽多了。
  出了厨房,回到正屋的宝琳想着她爸一起床就没看到人影,想了想还是问道:“妈,我爸去哪了?怎么一大早就没看见他人呢。”
  “还想着县城那事呢!现在全村男人都在大队部开会呢,是商量买石灰肥料的事,你爸今天一大早也去了。”苏红英拧了拧手中的湿帕子,说道:“我昨晚跟你爸说了,他说你要去就让你去,反正有他看着,出不了什么大事。”
  “嗯嗯。”宝琳连忙点头应下,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看着她妈那有点严肃的表情,怕她不同意,又连忙表态:“妈,你真好。”
  “你呀,就会跟你妈耍滑头,行了,去玩吧!”苏红英笑着拍了拍宝琳的肩膀,看了看外面的毛毛细雨,挥了挥手,让她自个去玩了。
  “对了妈,咱们昨天的蘑菇应该还没干透吧,今天下雨半干半湿的蘑菇不会长霉坏了吧。”宝琳没动身子,反而望着厨房担忧的说道。
  昨天晚上回房家里全部的蘑菇都是收在厨房架子上,就算今天厨房烧了火,可下雨空气中还是含有水汽,那点火,杯水车薪,不顶用啊。
  “嗯,摸着有点子发腻了,中午就给它做了,免得坏了浪费,可惜了,那么多,晒干能卖不少钱呢!”
  以前王家所以收入都是要上交大家长,她奶,包括什么卖蘑菇笋子之类的钱,各房不能有明面上的私房钱。
  后来她大伯母李桃生了两个儿子,她妈苏红英只有宝琳一个,还是个孤女,自诩是王家功臣,就想逮着苏红英欺负,什么洗衣服做饭挖野菜的是一点不做,全推给苏红英。
  苏红英能孤身一人完整来点上河村,本身就代表她不是个任人揉捏的软包子,自然是不肯。
  在宝琳三岁之前,王家闹得那叫一个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大房二房那是一个折腾,今天因为一点鸡毛蒜皮小事吵的不可开交,明天那更是能打起来,最后大房二房是吵着闹着要分家。
  王家男人都疼媳妇,耳根子软,家里大事小事基本都是女人把着,男人只上工挣工分干活就是。
  大房二房的媳妇吵翻天,那大房二房自然是不睦的,男人管不住媳妇,最后还是王老太这个老婆婆出马才搞定。
  分家,王老太王老头自是不肯同意,先别说家里老小还没成家,再是王家也没什么家底分啊,好不容易媳妇娶了,正是全家力气一起使,奔向好日子的时候,闹分家,怕是会让村里人笑死哦!
  最后是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全家上工工分分的钱粮是一起由她奶管着,供全家吃用。全家一起用的柴火水和平时吃用的野菜蘑菇之类的是全家一起出动收集或者轮流干活,谁也别例外。
  平常各房自己采集的蘑菇笋子或者野物是属于各房自己的,怎么处理自己说了算,这样各房就有了明面上的私房。
  平常家里孩子上学学费书本费,小痛小病的药钱,过年过节去各自丈母娘家走的礼,都是各房从自己私房钱里面出的,家里不分担这些。
  王家现在就是属于就在一个锅里吃饭,住在一个家里,至于其他的和分家了是没什么区别的,因为各房的钱财什么的都是分开了的。
  这次的蘑菇也是一样,要不是今天下雨,这不吃就会坏,也不会把各房的集中到一起,其中拿出一部分中午家里人吃。
  另一部分则是放大锅里焯水,再用大铁锅将其炒熟,炒干其水分,留着晚上和第二天早上吃。
  在这个天天吃苦涩野菜的年代,蘑菇这种好东西是绝对不可能被浪费的,这次采的蘑菇,晒不了,那也不会任其腐败,只会处理过后,落入人口。
  这时候两人突然看到院子进了人,宝琳定眼一看,这不是她爸吗,现在雨正哗哗的下,她爸两边的衣服裤子颜色变深了不少,全打湿了。
  王建党戴着斗笠,飞快的从院子冲到了堂屋,来到两人身边,看着母女俩好奇的眼神,连忙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队长开会时说了,明天不下雨就去县里买石灰肥料,我已经报名跟着一起去了,你要想跟着去县里看看,那就跟着一起去。”
  “嗯嗯,爸,我跟着你一起去,长这么大,我还没去过县城呢。”宝琳如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话语里满是欢呼雀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