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次元:从契约贝拉和奥菲斯开始 > 第六十八章 姬子苏醒
  呯!
  长矛在射来的瞬间就停在了凌渊的面前。
  “什么?”一道震惊声从黑暗中传来。
  随后就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朝着凌渊冲来。
  凌渊瞳孔一睁。
  【天守力!】
  咻!
  在瞬间,两人的位置调换。
  嘭!
  白色身影重重的摔在地上。
  但在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大腿对着地面画了一个圈,借助惯性快速站起来稳住身形。
  摆好了格斗的样式。
  “你是什么人?”白色的身影警惕的看着凌渊。
  “智商虽然不太行,格斗技能却独具一格。总之先冷静一下吧,琪亚娜·卡斯兰娜,这么对救命恩人可不太好。”
  “救命恩人,是你救了我?”白色的身影一愣,放下了手。
  逐渐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在月光之下,一头披肩的银发恍如画卷。
  果然,长发的琪亚娜才是最漂亮的。
  “不然呢?这是我的家好不好。”凌渊翻了个白眼。
  “我回自己的家还要被你偷袭。”
  “那个,真是不好意思。”被这么说,琪亚娜也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醒来多久了?”凌渊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亚空之矛。
  这把武器并没有对准了他,而是后面的玻璃,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心平气和的和对方讲话。
  不乖的孩子需要被‘啪’一顿。
  “你什么时候醒的?”
  “我……”
  琪亚娜刚想回答,神色就再次警惕了起来。
  死死的盯着趴在凌渊肩膀上的贝贝龙:“贝纳勒斯?!”
  “为什么贝纳勒斯会在这里,你究竟是什么人?!救我是出于什么目的?”
  凌渊眉头一挑。
  看着旁边一脸无辜的贝拉,对着她的龙头直接弹了一下:“看看你,尽吓人。”
  “呜~”
  贝拉委屈的呜咽一声,这事也不能怪她啊。
  而且她都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女人。
  贝拉觉得自己是遇到了碰瓷。
  对于这件事凌渊当然知道,只是对贝拉开个小玩笑而已。
  随后看着警惕看向他的琪亚娜道:“不管你信不信,我的贝拉和你所认知中的贝纳勒斯不是同一个。”
  “不是同一个?”
  凌渊从肩膀上将贝拉拿下来,随后如同捉小狗一样把贝拉给提了起来:
  “当然,你看,这眼睛是橙色的,你所认识的那只眼睛是蓝色的。”
  “?”
  琪亚娜愣了一下。
  仔细一看,好像还真是……
  “不,不对,你到底是什么人,是律者吗?!”迅速反应过来,琪亚娜大声道。
  她已经不再是以前单纯的只会吃的草履虫了!
  “律者?算是吧。”
  对着虚空伸出手,一颗橙色的核心出现在虚空。
  “疾疫宝石?”
  在气息出现的瞬间,琪亚娜下意识脱口而出。
  这股气息太熟悉了,怎么说也是当面吃了一记的。
  “错了,是疾疫核心。”
  凌渊手轻轻一握,核心化作火焰消失在虚空。
  琪亚娜只感觉心里无法平静。
  疾疫,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只感觉一阵失神。
  因为姬子老师使用的就是疾疫宝石……
  不由得想起了最后一次和姬子见面的场景。
  将最后的希望给我,真的对吗,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未完成的事吗?
  “孩子,别发愣了,如果真的是敌人,你失神的瞬间就会被干掉了。”看着对面陷入沉默的琪亚娜凌渊道。
  “!”
  琪亚娜瞬间反应了过来。
  有些后怕的看向凌渊,但紧接着就放下了手。
  对方没有出手而是提醒她,想来也无心与她战斗。
  “稍微冷静点的话和我来吧。”凌渊道。
  经过刚才的事情凌渊可以确定,琪亚娜还并不知道姬子在这里。
  说着,直接转过身,‘啪’的打开白炽灯的开关。
  牵着奥菲斯自顾自的朝着前方走去。
  “你要带我去哪?”跟上来的琪亚娜不禁问道。
  在一间卧室门前停下,凌渊平淡的到:“自己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琪亚娜愣了愣。
  看向面前的卧室门:“不了,我......”
  “就算我告诉你无量塔姬子在里面你也不想开门吗?”
  “!”
  在瞬间,撇头的琪亚娜就不敢置信的看向凌渊。
  随后直接忽视了凌渊这个主人的想法,‘嘭’的一声打开门。
  就看到一个深红色的身影正闭目躺在床上。
  “姬子,老师?”
  站在原地,琪亚娜失神的呢喃道。
  “啊,要从虚数空间深处将一个已经被崩坏能侵蚀得差不多的人救回来,我可是废了好大的劲呢。”看着琪亚娜,凌渊伸了个懒腰。
  “你俩好好叙叙,我就先去睡了。”
  说着,牵着奥菲斯走了出去。
  “哦,对了,冰箱里有面包,要是饿了就热一下,在旁边的房间里有也有牛奶。”说完,凌渊就关上了门。
  听到关门声后,琪亚娜转过头,怔怔的看着大门:“谢,谢……”
  “爷的床,爷好想你!”
  在去卫生间洗漱了之后,一把扑在床上,凌渊享受的蹭了蹭奥菲斯。
  床:???
  那我走。
  今天实在是太累了,陪着奥菲斯去量子之海玩了一圈,精神消耗有点大。
  将奥菲斯搂在怀里,凌渊嘱咐到:“小菲,下次千万不要独自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搞不准有躲在暗处的老硬币在等着你。”
  “嗯。”
  趴在凌渊胸膛上,听着那有劲的心跳声,奥菲斯舒心的闭上眼睛,发出一道鼻音。
  再次看去,就发现对方已经陷入梦乡。
  凌渊也是闭上眼睛。
  一夜无言。
  第二天早
  凌渊缓缓睁开眼睛。
  然而这一睁眼就看到了两张硕大的脸。
  “卧槽!”
  凌渊吓得一哆嗦,差点将怀里的奥菲斯丢出去。
  “醒了啊。”
  “竟然这么早就醒了,不太符合我心中青少年的生活作息啊。”
  前一道声音很熟悉,那是琪亚娜的。
  但后一道声音却是相对成熟。
  “唔嘤~”
  趴在凌渊怀里的奥菲斯也被凌渊的动作给吵醒了。
  手撑着chuang缓缓撑起身体。
  伴随着奥菲斯身体的起伏,被子从她背后落下,有些迷糊的揉着睡眼:“主人,怎么了?”
  凌渊:“.…..”
  琪亚娜:“.…..”
  无量塔姬子:“.…..”
  贝贝龙:“啊呜~”
  “现在年轻人这么会玩的吗?”老阿姨不愧是老阿姨,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揶揄道。
  琪亚娜倒是没什么感觉。
  毕竟她也经常这样和芽衣睡。
  而且,你指望一个脑子里只有战斗和饭的单细胞生物去懂这些,的确有不少难度。
  “谢谢阿姨,一大早就吃粮,刚刚恢复的身体怕是吃不消吧?”凌渊回之以礼。
  姬子眉头出现一个‘#’字,强颜欢笑:“呵,呵呵,呵呵呵……”
  琪亚娜:“???”
  她一脸困惑的看着两人。
  总感觉有不知名的气场将她夹在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