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作为玩家,您能正常点吗 > 番外八:我叫娜娜米
  我是个配角。
  嗯。
  这么说也没有问题。
  毕竟一开始我还做过某个剧本的最终BOSS。
  那不过是我人生中其中一站罢了……
  一开始从哪说起……
  嗯……
  从……
  就从我爸爸和妈妈死在我面前那天说起吧。
  我来自于世界地下影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确切的说,我来自于欧洲这片区域中最贫穷的国家,至于是哪儿,它不重要了。
  因为对当时年幼的我来说,没什么区别。
  我叫简·格里恩。
  受到国家政局影响,家庭不富裕,但一家三口生活的很美好,或者说,嗯,幸福。
  我的家乡很美。
  有树生长,群鸟栖居。
  牧场青青,繁花胜放。
  我和朋友们在下学的路上欢快的跑着,无忧无虑。
  巴尔乔是我的青梅竹马,爸爸总说我以后会嫁给他,但我不喜欢这家伙的粗鲁,可他确实对我很好,可能是因为……我是这个小镇子最漂亮的女孩之一。
  你这个棕发碧眼的欧罗巴人种,长大了一定是大美女。妈妈总是这么和我说。
  “哈哈哈哈~”
  我喜欢这么笑着,每天都在笑着。
  因为我觉得那个酒窝很好看,我喜欢展示它们。
  巴尔乔叫住了我。
  “格里恩,慢点,我跟不上了!”
  云翳袭来,遮蔽太阳。
  巴尔乔走近我。
  呼……
  他的脑袋被子弹穿了個洞,血溅了我一脸,身边的朋友都在惊慌的大喊,我却冷静的吓人。
  是战争来了。
  爸爸……还有妈妈……
  我跑向了家的位置,爸爸和妈妈倒在麦田里,血像薄雾般罩在麦田上。
  恐惧和不安的气息蔓延,原野上的花朵化为尘土,树上的鸟也喑哑了嗓音,我没家了。
  之后,我每天去救济院领取面包,然后睡在桥洞下,这就是国际支援给我们的答案,而发动战争的也是它们。
  我恨透了这个世界。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这个世界是个搞笑世界该多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搞笑啊,我的人生。
  “哎,简,我这里有一份工作,你要不要去做?”
  我的好友看我一直一个人,就拉着我去了一个藏在废弃铁路后的地下室里。
  “简,这份工作,能让你吃饱。”
  我的朋友用贪婪的空洞的样子,和我说。
  而我看着那些大人的样子,还有肮脏的房间,笑了出来。
  “吃饱?”
  “吃什么?”
  “吃他们的什么?”
  “去你的!”
  我大声骂着我的“朋友”,但他丝毫不在意。
  “这个女孩是东斯拉夫人。”
  他这么向那些人介绍我,就像在介绍一个商品,嗯,对,我就是商品,战争中的孤儿算不上人,可不就是消遣的商品吗。
  既然不是人,那我也没必要干人干的事情,所以我假装接受,干掉他们。
  “……”
  再后来,我像个孤魂野狗一样活着。
  直到那一天……
  我从救济院领完食物,扛着捡来的木棍子,挑着食物和水,准备回我自己那个狗窝,然而炮火把山峰上的石头击碎。
  我被砸死了。
  那之后,我来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
  无尽回廊。
  我好像是死了,但是我好像……重生了。
  我一直好奇,为什么我初始的武器是棍子……它并不趁手,相比之下,在没有枪的前提下,匕首更好,只是后来我还是扔不下棍子……混蛋,我对旧物老是有一种奇怪的念想,可能是想我那死去的爸妈和过去幸福的日子,但一去不复返就是一去不复返,我要想办法在新的人生中活下去。
  我有两件事很走运。
  首先,第一个剧本,我拿到了【麒麟功】。
  其次,因为我在现实世界的遭遇,导致我的心理素质比一般人要强不少,什么杀人之类的事情对我而言毫无负担,我能把这群生活在和平世界的家伙的脖子扭断,把他们的脑子砸碎,就用我获得的那把棍子。
  那些生活在和平地区的家伙们,就是随时可以收割的杂草罢了,直到那个混蛋出现了……
  我被他弄没了一只手臂。
  我第一次感受到和高手之间的差距,但无妨啊,世界很大,我有的是时间让自己提升。
  然后。
  我又遇上了猎魔人和他的同伙……
  该死的猎魔人!
  遇到他就没好事!
  不过这次令我意外的,是那个一直在他身边跟华生似的打酱油的家伙。
  当时,我和猎魔人合作兵分两路,他和自己的那个相好逛鬼屋,我与一个叫汤姆的小子,还有那家伙,三个人一起行动。
  我本以为那是一场艰难的行动,汤姆实力很弱,没有猎魔人在的情况下,好多需要动脑子的环节我可能只能用武力解决,会引起麻烦。
  嗯,会引起麻烦。
  但我只能靠自己啊。
  从小开始,我就是这么过来的。
  爸妈死了后,我像个野狗一样活着,一直都靠自己,从没有人能帮我一分一毫……
  ——哼。
  这一声,永远定格在我脑子里。
  因为冷哼的家伙,站在我前面,用让我措手不及的方式解决了所有难题。
  他是第一个不求回报的……站在我前面的人……
  马尔杰。
  该死的混蛋。
  那天我心动了。
  永生列车。
  我断掉了第二只手臂。
  在玩家的乱战中,我见识到了那些真正厉害的家伙们。
  索伦·李,茶白,小舞,约翰内森,阿曼达,亚克,杰尔夫,许牧野,乔亚……还有那两个家伙。
  我就像个白痴一样,引以为傲的身手其实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
  我度过了玩家生涯以来最大的危机,虽然是在其他人的努力下,自己只是搭了个顺风车,这让我无限的……落寞。
  我两只手都没了,即便去往现实也……
  “要不要我给你的手臂安个电钻。”
  当我正在沉沦时,他却毫不在意的问我这句话。
  我看着这家伙的背影。
  仿佛看到了可以依靠的人。
  好可笑。
  那天我真的心动了。
  其实人家不过是随口一问,我知道,我知道,我真的知道,但我真的需要啊,已经有好多年没人保护过我了,就像已经有好多年没人叫过我“简”了。我总是在别人面前依附心高气傲,但老娘也想让别人保护着,就像那个该死的猎魔人保护着白发小妞那样,我很羡慕。
  真的好羡慕……
  老娘……好像……拔不出来了。
  可是我对于未来已经没什么念想了,我没了手臂,没了安身立命的根基,就算在回廊有他帮我安装新的手,但现实生活才是苦难。
  在“无尽回廊”的影响下,我成为了好几年前丧失两只手臂的残疾人,所幸我那个狗窝还留着。
  我已经做好了随时死在垃圾堆里的准备。
  所以那段时间,我经常光顾猎魔人他们的地盘,想在哪天突然死掉前给自己留点能在闭眼前的回忆。
  那段时间,我和姓马的那个家伙相处的最多,然后我越来越想活着了。
  他眼睛里藏着不亚于我的低沉,他也有不堪回首的过去吧。
  我好想知道这些,然后再死。
  再然后,猎魔人的宿命把我牵扯了进去,他干掉了恶魔,为了感谢我,也可能是可怜我,总之,他那奇怪的人脉关系,给我安排了一个可以远离现实的生活空间。
  巴塞尔。
  酒吧。
  看板娘。
  温克那个老狐狸成了我的“家人”,一切好奇怪。
  但我渐渐的开始喜欢上了“人生”。
  而他,也喜欢上了另一个女人。
  他们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险中,我为了还猎魔人的人情,也为了看看是谁能让那混蛋变得正经,所以我的人生再次发生了变化。
  这次真的天翻地覆。
  我没想到卡西乌斯这么狠……我也没意识到原来【麒麟功】是最大的BUG……老娘好像一跃成为了年级第一。
  总之,后来的一切,乱糟糟的。
  我去找他们,帮他们,我看到了那女孩的长相。
  赤红的瞳孔,像鲜血一样刺眼,但更里面确是我没有的温和,那注定了我一定是输家。
  本来或许就到此为止了,直到马尔杰也丢了。
  我自告奋勇的加入猎魔人去找他,一路上我都在琢磨我到底在图什么……直到找到他,我感觉……也不知道要去说什么了。
  他回来了。
  我也没期待过他会来找我说清楚什么事情,像他那种人,一定期望有不少女人跟在后面吧。
  如果是那样……
  我……
  我或许能让自己的人生再次改变一次……只要他开口,然后再给我七八年的时间做思想准备……
  叮。
  酒馆的风铃响了一声。
  马尔杰推门进入酒馆。
  他坐在吧台前。
  我和他就这么对视,四周的空气很安静,连温克弄得那台新电扇也巧合的突然坏掉了。
  “喝什么?”
  “最便宜的就行。”
  我问,他答。
  他喝下一杯又一杯最便宜的自来水。
  我就不明白了,他是怎么把自来水喝出品酒的感觉的。
  终于,水管崩了。
  “你是不是得考虑考虑赔我水管钱?”
  “你不是在给温克打工吗?”
  但对我来说,温克的这家酒馆已经是我家了。
  “娜娜米。”
  “啊?”
  他叫我,而我则下意识的摸着餐刀准备捅他,呵……我要是能再温柔一点……
  “其实……”
  这家伙眼珠子往下,他在心虚,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虽然我对平胸没兴趣,但你很漂亮……作为看板娘是绝对合格的,在温克这里生活的也很好,一切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
  废话,老娘知道,老娘还知道你要说让我当后宫一类,快说,说完后我就释然了。
  “我也一样……我不想祸害别人。”
  他说这话之后,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
  “娜娜米,我自小开始,就反对……”
  我拿起加了辣椒水的驱蚊水泼在他脸上。
  马尔杰的脸开始冒烟,他吼叫着捂着脸。
  “别装了,你脸上的仿制皮肤对热能有抵抗性。”
  我识破了他的伪装。
  “好点儿了吗?”
  他却这么问我。
  “转过身。”
  他可能以为,我要哭还是怎么着……
  我从耳环里拿出棍子,在他反应过来前,给他开塞露了一下。
  这家伙疼的咬牙切齿,依然选择凹造型,然后缓缓的离开,不忘和我说:“以后给你维修,都免费。”
  他不想用“谢谢”让我生疏,这个混蛋。
  叮~
  酒馆的风铃响了又响。
  “简,这就是全部过程了?”
  温克坐在桌子上,一脸无奈的盯着娜娜米。
  “对。”娜娜米说道。
  “所以,你拿棍子捅他,就算大仇得报?”温克又问。
  “也不是。”
  “我去和李诺那小子聊聊。”温克有些不痛快。
  这个老狐狸走到门前的时候,娜娜米叫住了他。
  “温克先生,伱主动找他,活腻了?”
  “啊?”温克用一副几乎从未有过的认真表情看过来:“你是我家的看板娘,姓马的小子和我不熟,但李诺要对这件事给我个说法。”
  娜娜米第一次感受到温克竟然在关心员工。
  “没事,我在给马尔杰的水里放了泻药,好多好多,能让他咬牙切齿的那种。”
  “……”
  这下温克只能老老实实回来,而且因为耍帅的机会没了,所以有点失望。
  他发现娜娜米的表情很温和,没了那股子狠辣,就像释然了一样。
  “你觉得,下点泻药就算结束?”
  “不是。”
  “那你这个……”
  “我没看错人。”
  娜娜米望着窗外,巴塞尔的夕阳打在侧脸上,给美丽的少女渡上一层金色轮廓。
  “如果他说,你来当我的后宫吧,我或许会像个傻帽一样随他,但那不是我,也不是他,现在这样的他,能让我知道,我那点儿青春文学一样的心动并不是给狗了。”
  温克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在沙发上。
  “你们这群年轻人啊。”
  “我不至于的。”娜娜米说道:“人生又不是只有情爱,世界这么大,能让自己高兴的角落有很多。嗯……有好多……”
  她仿佛不是那个娜娜米。
  而是那个简·格里恩。
  这时,温克拿出一张车票。
  “去散散心。”
  娜娜米接过来,眯起眼睛:“你让我这个玩家去做剧本散心?”
  温克:“听说是很简单的世界,你不是最厉害的那个吗?能自己应对吧?”
  娜娜米眸子呆愣。
  温克拿起帽子,戴在头上,缓步走出去:“孩子觉得自己大了,就得让她到处看看啊。”
  画面一转。
  【该世界为废土大陆,世界强度:lv40】
  【主线任务已触发:帮苏珊大妈送东西】
  【主线任务难度:lv5】
  “果然好简单啊……”
  娜娜米进入了这个世界,她吐槽之际看向了四周。
  “温克大叔,你确定是让我来这里度假的吗?”
  四周满目疮痍,到处都是炮弹留下的痕迹。很明显,这里正在进行战争。
  “耍我呢吧!”
  “糟糕……我怎么就忘了,那老混蛋本职工作是个骗子。”
  娜娜米决定不管了,反正把主线搞完快点回去吧,至少也能弄点儿金币当零花钱。
  她发动了【理之境界】侦查四周,却不料,突然上方落下一枚炮弹,爆炸击毁了这里。
  娜娜米提前一步离开危险区域。
  而在烟雾中,有个外表粗犷的女人走出烟尘。
  这女人手里的刀上有血,有外星生物死于她的刀下。
  “你不是这个星球的人,还有漏网之鱼吗……”女人这么说着,舔了舔刀刃上的血。
  “等等……”娜娜米眯着眼:“你该不会上来不分青红早班就和我打吧?”
  “拿命……啊!”
  女人的刀刚挥出,就被娜娜米一棍子给捅死了。
  “果然好弱啊……”娜娜米拿起女人的钢刀:“武器也不怎么样啊……”
  “啊,来了!”不远处有人呼喊。
  娜娜米回过头。
  是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女人。
  他们都穿着破旧的战术防卫服,满身泥土,手中的热武器或匕首也是破旧的那种。
  “来了?”娜娜米疑惑他们在说什么。
  “我们终于等到你了。”女人走过来。
  “我?”娜娜米更加疑惑。
  “嗯。”女人轻轻颔首:“你就是‘平板星球’上来的雇佣兵吧?”
  娜娜米整个人都不好了。
  “平板……”
  男孩跑过来看着她手里的钢刀,说道:“哇!传说你们星球的女人都使用这种粗糙的钢刀斩杀怪物,果然好粗糙,刀面上还有‘平板’的标识!好帅!”
  女人握住娜娜米的手,抱着热情和迫切的语气说道:“我是星球防卫军最后支队的小队长茉莉,这孩子是我弟弟。”
  小男孩笑着:“我叫达伦。”
  娜娜米收到了支线任务的提示:【拯救世界】
  任务难度只有lv40。
  于是她决定了。
  点头,微笑,露出酒窝。
  “那么各位,请详细说说我要做什么吧。”
  几分钟后,女人开着破旧的吉普车带她去往基地。
  “我们的星球被一群外星生物入侵,十年前启动了毁灭武器,我们将那批外星生物绝大多数消灭掉,但依然留下了祸根。”
  在废墟城市的尽头,有个黑色的虚影遮盖天空。
  茉莉的表情凝重。
  “环境污染让小部分外星生物进化,它们消灭了原本的残留的外星生物,然后吸取星球的力量,不断的进化,再这么下去,这颗星球也要完蛋了。”
  “打不过吗?”娜娜米问道。
  茉莉说:“它会吸收世界的恶意,我们不是对手,现在的星球防卫兵只剩下不到一千人,其实整个星球也就不到一千五百人……”
  好魔幻的设定……娜娜米心里头吐槽。
  “其余人呢,都死了?”
  “离开了。”小男孩达伦说道:“那群家伙啊,都是有钱人,就留下我们这群士兵的后代在这里等死,也没人会来接我们了。”
  “所以只能抗争到底。”茉莉说道。
  “说白了,还是大人物们留下的烂摊子啊。”娜娜米想到自己的经历,战争苦的永远是底层。
  她通过茉莉的能力能感觉到,这个世界的原住民强度极其的弱。
  车子停在基地门口。
  不多时,茉莉带着娜娜米来到了指挥部。
  那群跟指挥官似的家伙盯着娜娜米,一个个表情狐疑。
  “啊?就这?”
  “是啊!”茉莉说道:“她就是‘平板星人’!”
  娜娜米一听到这个玩意儿就忍不住咬牙切齿。
  “别开玩笑了,这样的女人也能战斗?”
  一名军官盯着娜娜米。
  “细皮嫩肉的,这么好看的女人一看就不是战斗的吧。”
  军官们发出调侃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里包含了娜娜米的笑声。
  因为这群白痴在夸她好看,她干嘛不笑。
  茉莉焦急的喊道:“你们听我说,我真的看见她打败了一群外星人!真的!”
  达伦也说道:“嗯嗯,她手里的钢刀不就是平板星人的象征吗?”
  一名士官拍了拍达伦的脑袋,凑近这个小鬼,开玩笑似的说道:“臭小子~你老姐这次花了冤枉钱,平板星人就算来了能解决什么问题,笨蛋。”
  “再说了,女人啊。”
  士官看着娜娜米。
  “作为女人,要么像个战士一样拥有宽厚肩膀,要么至少你得有个胸吧,你这发育不良的样子,可不像个佣兵,也不像个正经女人。”
  “还真是让您失望了。”娜娜米笑着说,她觉得无所谓,只想快点做完主线任务然后离开。
  后来,茉莉和达伦被赶出了指挥室。
  娜娜米自顾自的去干自己的事情去了,她对这颗星球怎么样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你干嘛去,姐姐。”
  达伦跟在后面,像个跟屁虫一样,这让娜娜米想起了小时候邻家的一个小鬼,那孩子战争的时候被炸死了。
  “哦,办点儿私事。”
  娜娜米回答的冷漠。
  她现在没有心情琢磨这个世界怎么样,没有好的风景,没有有趣的世界观,她心情也不好,只想快点离开。
  “你认识苏珊吗?”
  “认识。”
  达伦给她指出去找苏珊大妈的路线,并给了她一个对讲机。
  娜娜米把对讲机收起来,反正这东西应该也用不上。
  “如果遇到危险,立即联系我。”达伦突然这么说道。
  娜娜米一愣,“嗯”了一声便转身离开。
  没有几个小时,她在难民中心找到了主线任务的苏珊大妈。
  任务很简单,就是送朵花到远处的墓地。
  “这么简单啊……”娜娜米拿着花自言自语。
  “哈哈……”苏珊大妈笑着说道:“对你们年轻人简单,我这个老太婆可就不行了。”
  苏珊大妈的腿没了。
  是在战争中失去的。
  “那孩子?”娜娜米看到在大妈房间里的小孩,一个无神的躲在角落的女孩子。
  十二三岁,金发碧眼,却满脸疲惫,双眼无神。
  苏珊大妈平静的说道:“她父母一个月前死掉了,被外星生物给杀死的。孩子看到父母的尸体,走不出来了。”
  娜娜米看着手里的花,她好像明白了什么:“花……是给她父母的?”
  “这孩子做了一个月的小工赚了点儿钱,就为了这个。”苏珊大妈拿出烟杆,叼在嘴上:“但自己又害怕见到父母的坟墓,睹物思人。”
  “……”娜娜米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孩子。
  她从孩子身上看到了自己以前的影子。
  当初父母死掉后,她也是这样。
  苏珊大妈从娜娜米眼中看到了什么,便说道:“没经历过战争的人,没办法明白底层人的无能为力。”
  娜娜米:“时间久了,就都麻木了,习惯就好。”
  她说着,转身便要走。
  “孩子。”
  “嗯?”
  “你不是这里的人,没必要留下,快离开吧,孩子。”
  娜娜米背过身,挥了挥手里的花。
  “任务收到,结束后我就滚蛋。”
  门吱呀一声打开。
  她走出房间。
  屋外的世界,到处是战争留下的惨状,所有人的脸上都布满了阴郁。
  娜娜米胸口发闷,她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不堪回首的过去。
  这时屋里传来了苏珊大妈和其他孩子的声音。
  大妈收留了很多孩子,都是孤儿。
  “苏珊,你干嘛说她不是这里的人?”
  “还用说嘛……”
  苏珊的声音清脆明亮,仿佛就是想让娜娜米听见。
  “那么漂亮的孩子,眼神里都是对未来的创想,怎么可能是这里的人。”
  这是娜娜米第一次遇到不以实力判断玩家真实身份的原住民。
  去往墓场的路上,基地的广播开始播报新的发现:“我们找到了一艘残留的飞船,正在组织维修人员,它可以带着我们离开,或许我们有希望了!”
  广播的声音出现后,一众平民和士兵欢呼着。
  他们就像在过节。
  娜娜米虚着眼,小时候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当时来了一辆巴士,说能把他们这群孩子带往国外,娜娜米发育不好没被选上,被选上的都上了地下电影的大荧屏。
  “这时候至少要来个靠谱的维修师吧。”
  娜娜米吐槽着,想到了马尔杰,那家伙在的话一定能迎刃而解。
  “是啊……但问题是,他又不在。”
  她甩了甩头,把那个混蛋的影子甩出脑子。
  “这可是我甩你,不是你甩我。”
  “好烦……”
  四周的一切让她重回童年,孤身一人让她想到自己的遭遇,一切到头来都回到了最原始的,除了那一身的武艺……这么一想,娜娜米脑中蹦出了李诺的影子。
  我唯一剩下的东西,还是拜该死的猎魔人所赐……
  “呵……”
  好像一切都是一个圈,命运一直在循环的路上从未停下,也没有跳出过。
  这时,她腰间的对讲机响了一声,是达伦在呼叫她。
  娜娜米犹豫了一下,想着去往目的也要路过基地一带,就顺路过去了。
  当到达指挥室附近时,她看到茉莉正在和指挥官争吵。
  “该死,你们这群白痴!”
  茉莉失落的跑了出来。
  娜娜米虚着眼,想吐槽又不想张嘴,她就是疑惑,为什么现在遇到的人物性格那么像日漫。
  “我姐姐她……”
  达伦似乎想说什么。
  娜娜米看着这个小鬼,说道:“啊不,我没兴趣知道。”
  达伦:“姐姐你是傲娇吗?”
  “是。”娜娜米毫不掩饰自己是早就退了环境的过时货。
  “那你和我姐姐几乎一样啊。”达伦充满了落寞的说道:“你能和姐姐聊聊吗?她和自己一样的人聊天,没准能打开话匣子……”
  娜娜米本想说,你们都快死绝了,还在意什么心情,但看到达伦对茉莉关心的样子时,她把话茬吞下了肚子。
  茉莉的屋子在肮脏的地下区域。
  这女人正坐在椅子上,目光发愣的盯着肮脏墙壁。
  “挖到的飞船里有个通讯装置,只要修复好就能联系在外太空的救援队。”
  茉莉低声说着,瞳孔晃动。
  “但指挥官他们决定和抛弃我们的有钱人联络,那群家伙明明把我们当做弃子抛弃,联络他们……就算被他们接走,我们依然要重复过去的悲惨……”
  “这颗星球以前只有一个国家,除了社会精英就都是下层人,外星人入侵的时候,精英们留下了下层人组成的士兵,他们跑了,把我们当炮灰和盾牌留在这里,那么多年了,只有我们这一千多人还活着,这群家伙竟然还打算去接触那些精英们……还打算去做人下人……”
  她看向房门的方向,娜娜米正站在那里。
  “至少没准能活下去啊。”娜娜米说道。
  “哪儿有那么简单。”茉莉说道:“我们和外星人接触了那么久,对那些故人来说,早就是外星人了。”
  “指挥官们也知道吧?”娜娜米说道。
  “所以……”茉莉看向她,一字一句:“如果经历过战争,你应该很清楚,那些指挥官要做什么吧。”
  娜娜米没回答,她只是在跟自己说:“可怜的孩子们。”
  茉莉说道:“抱歉……我本来是想雇佣您去个遗迹……听说那里有个飞船,不过被指挥官们先一步找到了,您没用了,小姐。佣金早就支付过了,所以我不欠您的。请回吧。”
  娜娜米无所谓的耸肩,反正她也是靠着没胸才顶替了平板星人,她问道:“那你呢?”
  茉莉摇了摇头:“我打算带着我弟弟,随波逐流……”
  娜娜米注意到,茉莉的语气有波动,她在说谎。
  “我猜你不会跟着指挥官他们走吧?”她看着屋里的武器,笑着说:“这么多热武器,还有手雷,你是打算和谁拼命?”
  “……”
  见对方不说话,娜娜米撇了撇嘴角。
  “我只是好奇罢了。说不说随你。”
  “我……打算去做个任务,给我弟弟留出一些盘缠,为他以后……”
  “任务?”
  “反正是个能挣钱的工作,达伦需要这笔钱。”
  “那你呢?”
  “谁知道。”
  茉莉目光微微有了一些变化。
  “我不寄希望于被其他人拯救,所以每一时一刻,我都做好了在这颗星球战死的准备。”
  “哦~”娜娜米笑了:“还是个女英雄。”
  茉莉只是摇头:“我只想按我自己的意志活着罢了……是个小丑而已。”
  按照自己的意志……
  娜娜米被这句话吸引。
  那我想怎么活啊……我好像,一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活着。
  娜娜米问道:“你图什么?”
  茉莉不假思索的说道:“随心所欲而已……世界很大的……我可能看不到了,但我希望我弟弟还有那些孩子能看到以后,我什么都没有,但我有我自己能依靠。”
  娜娜米歪了歪头:随心……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世界很大……
  她脑子开始混乱,小时候的一幕幕依然像走马灯似的在眼前晃荡,然后是马尔杰的出现,温克和李诺这俩在她生命中占据了可恨又可敬的人,最后是一切归于没有,但好像……其实最后一刻,她依然还有自己。
  就像茉莉那样……我还有我自己啊……
  这时地面晃动,远方有炮火的声音。
  达伦推门而入,大喊着:“不好了!外星人来袭击了!”
  茉莉拿起枪,走向娜娜米。
  “地下区域有一艘逃生船,需要使用者的身体素质很强才能承受船内震动。我们用不了,你能用。”
  “佣金是多少?”娜娜米突然问道。
  茉莉一怔:“什么佣金?”
  娜娜米推门出去,一棍子凿开了飞来的榴弹碎片。
  “我不会做白工。”
  她背对着他们。
  “啊,对了,要不这样!”
  娜娜米看着达伦,笑出了酒窝。
  “你保护好你姐姐,就算是佣金了。”
  “我哪有那个本事……”达伦低下头。
  “别胡扯了臭小子,心眼子挺多啊。”娜娜米说道。
  “喂,你要做什么?”茉莉追出去。
  “你们不是雇了‘平板星人’吗?”娜娜米敲了敲自己的胸部:“呐,我帮你们解决问题啊。”
  “解决问题……”
  “把那群外星人都干死,你们就有了不让指挥官们寻找旧人类支援的理由了吧?”
  她说着,回过头,浅笑着,脸上的酒窝印在达伦瞳孔中,也印在这小鬼的心里。
  天空的炮火袭击而来。
  达伦扑向了茉莉,把自己的姐姐护在身下,娇小的身体挡住了石块和灰尘。
  他轻咳几声,已经看不见娜娜米的踪迹。
  ……
  苏珊大妈的房子也被外星人的炮火覆盖。
  她没有腿,却依然顽强的把孩子们送出去。
  “跑,快跑!”
  几个孩子被爆炸冲击吓得哆嗦,有军人跑过来抱走他们。
  苏珊回头,还有个小姑娘没有跑出去,就是那个一个月前父母死亡的孩子,小女孩依然萎缩在墙角一动不动,即便硝烟气味已经钻入鼻腔。
  “孩子……”
  苏珊被震得从轮椅上跌下来。
  这时墙面破开,一只黑色的外星生物破墙而入。
  破败的建筑中只剩下苏珊和那个女孩子。
  她们孤立无援时,女孩低声说道:“爸爸,妈妈……”
  砰!
  外星生物被一棍子给抡飞。
  娜娜米站在她们面前,血染红了半边脸颊。
  她盯着那个女孩。
  而女孩也被她惊得睁开眼。
  “抱歉,我反悔了。”
  娜娜米把花扔到女孩身上。
  “想送花给父母,就自己去。”
  女孩看着她,呢喃般的张开口:“你是,是谁?”
  娜娜米:“问别人名字,先得报上自己的名字吧?”
  女孩:“简……简·格里恩。”
  “你呢?”
  简·格里恩释怀般的笑了笑。
  “娜娜米。”
  娜娜米把棍子抗在肩上,望着苏珊大妈。
  “麻烦您,好好照顾简。”
  大妈记住了女孩微笑时的酒窝,与那副单薄却充满力量的身姿。
  娜娜米双眸蹦出坚定的意志:对啊……我有足够的力量,我能靠自己活下去,这个世界还很大,我还没活够呢。
  那把长棍抡起,女孩踩碎地面,飞奔向入侵的外星人。
  一个月后。
  指挥中心没有找寻到救援的信号。
  “真可惜啊……本来还想让那些跑走的精英过来和外星人狗咬狗一场。”
  指挥官懊恼的坐在石头上抽着烟。
  “但也不需要了,反正已经没有外星人了。”
  路过的茉莉笑的很开心。
  四周依然残垣断壁,但已经没有了战争的痕迹,外星人被彻底的消灭了。
  “所以……到底是谁干的……”
  “我不是说了吗?那个我们雇来的‘平板星人’。”
  “真的?”
  “真的!”
  指挥官回忆着,最后也只能笑了笑。
  他看着正在努力修建“城市”的人们,吐出一口烟雾:“那个没有胸,身材单薄的女孩,竟然能爆发那么大的能量,不可思议。”
  茉莉说道:“因为她相信自己能做到。”
  暖风吹过。
  达伦放下手中的画笔,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他在墙上画了一幅画。
  微笑的少女浅浅笑着,笑出了酒窝。
  在墙上还写着一段字:
  “只要相信自己,即便是个女人,即便是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女人,也能改变世界。”
  【即使被绝望压垮,也不能放弃】
  【活出自信,才是人生真谛】
  【欧尼酱脸部护理,含“石英”皮肤护理元素,有效改变脸部肌肉,让你每天抹一抹,一个月后,笑容常驻,笑出酒窝】
  【想要那自信的酒窝吗】
  【洗掉万般愁容,剪出辉煌人生,睁眼去看世界,你会发现,微笑很美】
  【现在预售中,拨打电话96163******,报上娜娜米的真名,就能获得一份额外大礼】
  【还等什么,快拨打电话!去除烦恼的酒窝,让你月月轻松!】
  啪!
  李诺关上电视。
  “嗯……”
  娜娜米坐在吧台后面喝着啤酒。
  “嗯……”
  俩人大眼互瞪。
  “娜娜米……你把我找来就为了看个广告是吗?”
  “你是个漫画家啊,编剧什么的很有水平吧?”娜娜米说道:“帮我看看这广告怎么样?还需要什么修改的吗?”
  李诺愣了一下,然后揉了揉头发,揉了揉头发,揉了揉头发,揉了揉头发,揉了揉头发,揉了揉头发,揉了揉头发,揉了揉头发,揉了揉头发……
  “啊——!有病吧你!”
  “呵,被你说有病那可真是荣幸。”
  “这不就是《银魂》第96集吗?”
  “不一样。”娜娜米言辞正经:“我售卖的……”她笑出酒窝:“是酒窝。”
  李诺:“有一种被天上的绿头苍蝇舌吻到昏厥的感觉。”
  娜娜米虚着眼:“你正经点。”
  “到底怎么回事?”李诺询问。
  娜娜米拿出一张单子拍在桌子上。
  上面写着:巴塞尔第一影视娱乐公司签约表。
  李诺看完后明白了:“你被巴塞尔原住民看中,要去拍广告和写真……”
  “嗯嗯嗯!”娜娜米狂点头:“所以才有这个广告,现在还没播出,我说要让熟人先看看,呐?怎么样?大画家,给点儿意见。”
  “换个女主就行。”
  “哈哈,去死啊你~”
  “娜娜米,广告里那个剧本,是真实发生的吗?”
  娜娜米沉默着低下头,她撇着嘴角安静的微笑着:“重要吗?”
  李诺:“看来是真的啊。”
  娜娜米:“随你怎么看。”
  “这么一来……”李诺声音突然有种安静感:“你也算找到自己要做的事情了吧?”
  娜娜米看着他,瞳孔向下,然后坐下,点头。
  “嗯。”
  她笑的有些卑微,眼睛里却好像藏着随时会跳出来的寻宝者一样。
  “那很好啊。”李诺读懂了,也就恭喜着说道。
  娜娜米说:“温克有办法解决我去剧本的一些事情,剩下的,拜你和马尔杰所赐,我有一身本事,足够让自己活下去,剩下的就是要在怎么过好自己的人生了。”
  李诺抬眼看向天花板:“砂羽有什么好,哪儿有我们看板娘小姐有意思。”
  娜娜米笑着推了他脑袋一下:“别贫了。”
  李诺从怀里掏出随身携带的本和笔,打开本,要在上面画分镜。
  “有几个地方……我觉得能改,我说的是广告。”
  “还有一件事。”
  娜娜米打断他。
  “广告里提到了你和马尔杰的名字。”
  “你在意会不会让别人看到?”
  “嗯。”
  “无所谓。”
  李诺很轻微的耸了下肩膀。
  “世界很大,对不对?”
  “嗯。”
  “既然这样,在我们已有的能力下,在这么大的世界中,也没必要躲在角落里,像个害怕战争的女孩那样瑟瑟发抖了吧。”
  娜娜米望着李诺的眸子,沉默的看着他。
  安静的氛围中,李诺说道:“我对茶白的爱犹如窜稀,止不住的溢出的那种。”
  娜娜米:“我对你这种玩意儿不会起歹意。”
  李诺:“抱歉,我自恋了。”
  “说回来。”娜娜米说道:“这次猎魔人先生,你打算主动扬名了吗?”
  李诺想了想。歪头一笑。
  “是。”
  ……
  ——《一个序章整了一万多字我简直有病,关键它是免费的,我图什么,不过这也算是序章,至于是什么序章,我没想好,那就叫序章吧的序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