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能看见血条的我纯度极高 > 第233章 放轻松,毕竟我又不是什么魔鬼
  担心毛毛被吓到,陆文武将其收入了灵天洞天。
  下一秒,鬼安专属中山装上身,幻化为一袭复古的经典款式黑无常长袍。
  鬼差身份自动激活,一种只有魂体能感受到的滔天凶威朝着四面八方横扫开来。
  原本狂躁的怨灵与骷髅陡然凝滞,犹如雕像一般定在了那里。
  下一秒,四散纷飞!
  那种恐惧的本能已经超过了邪魂骨珠的控制,生生将黄泉上人的控制法门破去。
  右手哭丧棒,左手摄魂幡。
  陆文武看了一眼那留了个假身在这里诱敌,实则本体已经施展血遁术飞速逃窜的黄泉上人,在心中默默为他点了根蜡。
  你说你用什么方式不好,非用怨魂攻击?
  你这是看不起我这个专业对口的鬼差啊!
  哥们身为鬼差中的鬼差,鬼门关安全局年度优秀员工,地府一大杰出青年,这么没有牌面的吗?
  轻轻叹了口气,陆文武左手摄魂幡一挥,庞大的吸引力骤然爆发。
  那白色的小幡犹如黑洞,数万挣扎着试图逃离此地的怨魂尚未飞远,就已经被摄魂幡收摄而回。
  右手哭丧棒灌入鬼气随意挥舞,恐怖的力道与磅礴的净化之力迸发。
  “轰!”
  一击!
  就一击!
  鬼蜮破碎,数万怨魂连带着上百银白骷髅灰飞烟灭,整个天地为之一清!
  二十余里地开外,施展血遁大法的黄泉上人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身上气息急速跌落。
  他颤颤巍巍的从怀中掏出自己的本命法器邪魂骨珠。
  那原本漆黑圆润的珠子早已碎裂成了七块碎片,黑色的魂气尽散,只剩下了原本白骨那苍白的白色。
  此时的黄泉上人脸上没有半分血色,直接被从血遁中逼了出来。
  只一瞬,他上千年来所收集炼制的灵魂直接被从这个世界上抹除。
  心神相连的法器与怨魂彻底被毁,几乎相当于一击直接抹掉了他所有的攻击手段。
  几乎要从高空中坠落的他虽脸色难看到极点,但依旧有着十足的骄傲与庆幸。
  心有余悸四個大字几乎写在了他的脸上。
  活下来了!
  自己竟然真的活下来了!
  就算怨魂全毁了又如何?
  他已经足以自傲!
  自己可是从从化神真尊眼皮子底下跑路成功!
  这就是老牌魔修的洞察力!
  黄泉上人依旧竭尽全力的朝着远处狂飙,不断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把又一把的丹药塞入口中。
  换做寻常修士在此,绝对没有他这样有敢与壮士断腕、壁虎断尾的魄力。
  牺牲几乎全部的手段换取跑路的一线生机,谁行!
  唯有我黄泉上人!
  只有活着,竭尽全力、拼尽一切的活着,才是飞升的真正基础!
  他转头看向天星城的方向,形如骷髅的脸上显露出一丝冷笑。
  “不愧是化神真尊,实力果真恐怖如”
  “砰!”
  话音未落,陆文武的身形突兀的出现在了黄泉上人身旁,铆足了劲一拳轰碎了他所有的被动护体法器,打爆了他的脑袋。
  随手又从丹田中抓出了他的元婴,手中气血与精神力双重冲刷,将这沾染了不少血煞的元婴直接净化。
  “抱歉,我不是化神,但我比化神更强。”
  陆文武收好自己的战利品,直接将净化完毕的元婴吞吃入腹。
  整整十八点点自由属性点入账,熟悉的强化感遍布全身。
  【体】属性提升至8600!
  不是黄泉上人比天星子强上将近两倍。
  只能说是黄泉上人比较正常,而天星子这个人不太正常,境界也不太正常。
  所以,以邪道秘法强行维持住的境界,给的自由属性点低很正常。
  “真是美妙的感觉,等会儿尝尝妖丹是什么滋味儿。”
  陆文武舔了舔嘴唇,身形陡然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了空间闪烁的独特印痕。
  天星城的韭菜,可还没收割呢!
  天星城上空,赤虎妖王拖着重伤之躯看向去而复返的陆文武,眼神无比复杂。
  它怒吗?
  怒。
  他恨不得把陆文武千刀万剐。
  他怕吗?
  原本是不怕的。
  但自从被陆文武当蹴鞠一样随手轰出去十几次,对方却根本不拿正眼瞧自己之后
  他就怕了。
  现在眼眸中的暴戾与疯狂已经消退,眼神都变得清澈了不少。
  从先前的石乐志中回过神儿来,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恐惧与后怕。
  冷静下来的赤虎妖王并不傻。
  能将他这样蹂躏,必然是化神境界的强者。
  那随意一击将漫天怨灵直接抽爆的场面太过惊悚骇人,赤虎妖王一下就清醒了。
  刚才陆文武瞬间消失,而后再度出现,身上多了些许的血点。
  想必黄泉上人已经陨落。
  而自己.
  还能活吗?
  陆文武饶有兴趣的看向赤虎妖王:“你似乎有话想对我说。”
  赤虎妖王没有出声,只是沉默。
  陆文武倒也不急,将毛毛接了回来,抱在怀中撸着狗头。
  良久,它幽幽的开口:“我若告诉你实情,你真能放我们一马?”
  “当然。”
  陆文武微笑着说道。
  “我对追杀一帮菜逼没什么兴趣,不过收钱办事儿,平了天星城这档子事儿罢了。最简单的自然是是直接将你们杀光,你们要乐意换种方式解决,我也没什么意见。”
  又沉默了片刻,赤虎妖王长长的叹了口气,开口道:“天星城下隐藏着天火妖神的传承遗迹,需要一场足够多的杀戮才能开启。我拥有天火妖王的部分血脉,所以有所感知。我带领妖兽攻城,就是为了获取天火妖神的传承。”
  陆文武挑了挑眉毛:“天火妖神?啥玩意儿?”
  “伱不知道?”赤虎妖王一愣,“那可是天火妖神!”
  “我应该知道吗?他很有名?”陆文武诧异的反问道。
  “.理论上来说,他应该还是挺有名的。”赤虎妖王的神情很复杂,“毕竟,这是为数不多与你们人族关系不错的一位妖神,我还以为他的名头应该人尽皆知。”
  陆文武面不改色的胡咧咧:“想多了,人类修士幼时又没有专门的历史课。除了那些喜欢看杂书的家伙以外,一个死了很多年的妖神,跟自己又没有切身利益关系,谁会知道?”
  “.”
  赤虎妖王哑然。
  仔细想想,陆文武似乎说的不无道理。
  天火妖神的确已经死去很多年了。
  如果不是他一直处于仙道盟占领区域了解过一些过往,并且体内有一些天火妖神的血脉,携带了部分传承信息,他自己也不清楚这究竟是个啥妖物。
  而人类修士.
  平时上上文化课,不是文盲就行了。
  倒也不是说完全不学别的学科。
  阵修要学数术,丹修要学化学、生物,器修要学物理和材料学、冶金。
  但.谁会没事儿浪费修炼的时间学历史?
  “行了,天火妖神有没有名气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遗迹该怎么开启?”陆文武看了看下方的大地,没看出什么门道来。
  “需要足够多的杀戮。”赤虎妖王老老实实的说道,“其他的我也不知,传承信息上就只有这一句,我也是来到这边之后才发现的。”
  “哦,知道了,那动手吧。”陆文武笑呵呵的说道,“赶紧,别让我等急了。”
  “动?动手?”赤虎妖王一愣,“您难道让我动手屠城?”
  陆文武立马伸手给了赤虎妖王一巴掌,打的他一个趔趄,脑瓜子嗡嗡的。
  “想屁吃呢,去把那兽潮给我屠了。不是说杀戮就行吗?搞快。”
  “屠兽潮!”
  赤虎妖王的双眼顿时又红了,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涨红着脸脱口而出。
  “您不是说放我们一马吗!您怎能言而无信!”
  “你别搁着捣乱嗷,我说的是放你跟你那狼兄弟一马,可没说放所有妖兽一马。”陆文武还是那副笑吟吟的表情,“你要是不想干就直说,我可以免费送你们一起去我那漂亮的小旗子里团聚。”
  赤虎妖王的表情像是吃了屎一样恶心,盯着陆文武不住的喘着粗气,心中一阵悲凉。
  那笑容简直就是魔鬼!
  比极南境的玄冰窟还要冰冷!
  比最邪恶的魔修还要更邪恶!
  赤虎妖王脸上的表情不断变换,心中悲愤交加。
  足足沉默了将近半分钟,赤虎妖王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猛地朝着下方的兽潮扑去,环绕天星城开始绕圈清场。
  炽烈的火焰涌动,那如血一般鲜红的烈火疯狂吞噬着妖兽的性命。
  一头头已经疯了的妖兽犹如被收割的麦子一般倒下,却依旧前赴后继。
  已经发狂了的兽潮根本不管那正在屠杀的是不是昔日的老大,只知道自己一定要冲入城内!
  只要到达那个地方!
  在这样疯狂的冲击之下,就连妖王的威压作用都小了不少。
  这些低阶妖兽甚至能够无惧本能带来的恐惧,不听妖王命令。
  一尊元婴后期妖王与兽潮的碰撞,而且还是自己带领的兽潮,这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见得到的。
  我等正欲死战,陛下何故先降啊!
  说碰撞也许不太准确。
  因为兽潮几乎没有对赤虎妖王出手。
  准确来说,是赤虎妖王对自己拉出来的队伍进行单方面的屠杀。
  原本抱着必死信念与妖兽鏖战的修士与武者们全都愣住,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知所措,手中的法宝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砍下去。
  赤虎妖王几乎以一己之力遏制住了妖兽攻城的势头。
  陆文武并未要求他这样做。
  但因为害怕,赤虎妖王小小的发挥了一下自己的主观能动性。
  所以,守城的修士和武者们全懵了。
  不是,这啥啊?
  怎么妖兽内部忽然内讧了?
  在那种激烈的战斗之下,根本没人有心思分心去观战高层战场发生的事儿。
  如今稍微得到了些许喘息机会,从鬼门关里捡出来一条命的他们跌坐在残损的矮墙之上抬头望天,才发现先前的五大元婴强者除赤虎妖王以外早已消失无踪。
  就只剩下了一个陌生的男子微笑着悬停在那里,怀中似乎抱着一条可爱的小狗。
  修士与武者们迷茫的对视,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不知所措。
  我们似乎是.得救了?
  不用死了!?
  “主人,那个黄泉上人还有一尊傀儡隐藏在天星城中汪!你不去将它缉拿归案吗?”毛毛吐着舌头、歪着头问道。
  陆文武摸了摸它的狗头,笑着说道:“元婴初期的小卡拉米,你去解决了吧,把元婴给我带回来,我还得等老哥儿快递上门。”
  “汪!”
  毛毛叫了一声,从陆文武怀中跃出,四爪驾驭七彩祥云,朝着城中的某处扑去。
  在下落的过程当中,它的体型逐渐变得越来越大,身上的气息也越来越强。
  到了最后,毛毛已经化为了一条体长足有数米巨大的黑金色巨犬。
  在祥云之上那么端正的一站,四爪与尾部摇曳燃烧着妖异的祸斗之火,看上去威风凛凛、帅气逼人。
  黑色的鼻头轻抽了两下,毛毛立刻锁定了自己的目标所在位置。
  脚下一蹬,硕大的身躯爆发出不可思议的惊人灵巧,转瞬而过。
  远处,某间屋内。
  一个面色苍白,仿佛病入膏肓的年轻人猛地的睁开双眼,一骨碌便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有些迷茫的看向自己同样苍白枯瘦的手掌,环顾四周的场景,脸上显露出心有余悸的苦笑。
  “这身外化身分魂复活之法竟然真的生效了.”
  “心血来潮的藏匿果真救了自己一命,可惜这么好的法子没法再用第二次。”
  “就是可惜了我的修为和多年的积累,哎”
  青年适应了一下这具身体,看着自己这个储物袋中那并不算多的资产,木然无语。
  攒了上千年的家底,就剩下这点了。
  如若赤虎妖王在此,定要大吃一惊。
  这面色苍白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黄泉上人无疑!
  他在很久以前就已经用分魂大法分割了自己的一半灵魂用于操控这尊元婴初期的“傀儡”。
  说是傀儡,实则为身外化身,亦是黄泉上人最大的秘密。
  复活在这方世界中虽不是虚无缥缈的传说,但依旧珍稀万分。
  一个没有后遗症的复活手段,就连化神真尊都会为之垂涎。
  谁不希望自己多条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