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回八零年,赶山也是一种生活 > 第2章 56半到手
  把八成新的56半和三个弹槽放在一边。
  其余的全部重新包好挎在背上,空拉了十几下枪栓,让里边的冰冻的弹簧恢复弹力。
  然后打开弹膛扣,压入子弹,空弹槽放进兜里,关闭保险,抬枪上脸四外瞄了瞄。
  56式半自动步枪,号称打猎神器,可以连续扣动扳机来做到连发,也可以单发,弹膛容量10发,枪长1.025米,使用制式7.62mm子弹,并装有折叠式刺刀,装子弹后重八斤左右。
  这个是弹槽
  对这把枪,王安实在是太熟悉了,前世贩卖的有差不多一小半是这枪,当然贩枪还是以单管猎,双管猎以及燧发枪为主!
  现在56半啥价,王安是不知道的,但是在王安进监狱之前,一把56半在黑市的价格已经四千左右了,90年代,全国的万元户才有多少啊?
  王安决定今天就打点肉回去,让家里人都解解馋。
  前世的王安虽然天天鼓捣枪,枪法很好,但是赶山打猎,他确实不咋懂!规矩什么的更是一知半解。
  毕竟去南方之前,王安进山主要是采蘑菇或者挖野菜药材,要么就是打榛子松子或者摘软枣子山核桃,都是为了吃而已......做的是采山的活。
  边警惕的看着四周,边往深山走去,走了一个多小时,王安一只猎物都没发现,哪怕野鸡兔子也不见踪影,多多少少有点沮丧。
  而且现在的王安有点饿了,早上到现在,还一口饭都没吃呢!
  又走了一个小时,在王安都要放弃,想要回家吃饭的时候,听见不远处传来“吩儿”“吩儿”的声音,猎物出现了,高兴中!
  怕猎物闻着味儿,王安踮着脚绕到下风口。然后缓缓靠近,尽量不发出一丝的声音,距离不到一百米的时候,王安躲在一簇灌木丛后,缓缓探头向猎物看去
  只见前方一棵橡树下,一头野猪在拱着雪地,可能在找橡子吃,偶尔抬头四处嗅一下,可能是感觉身体痒痒了,靠在橡树上蹭了起来,好机会!
  王安打开保险,慢慢抬枪上脸,当野猪的猪头出现在准星里时,果断勾动扳机,“砰”“砰”直接开了两枪。
  野猪连头也没转,直接就是向前冲,跑了大约二十多米,才一头栽倒在地....这生命力,还挺顽强。
  王安快速向猪跑去,距离不到十米时,又是“砰”的一枪打在野猪脑瓜门上,上一世王安可是没少听说野牲口假死后暴起伤人的事。
  这是一只炮卵子(公野猪),200斤左右,开始的两枪,一枪打在猪耳朵下方,另一枪打在猪脖子上,前世到现在三十多年没摸枪了,没想到枪法依然不赖。
  看身上也没伤疤,也不知道怎么不在猪群里,而是自己在这找食吃。
  “哈哈哈......”想象着家里人吃上肉的满足感,特别是小妹那可怜兮兮的小脸!
  王安不由得笑出了声。掏出侵刀,直接捅在野猪脖子上放血,小心的用侵刀开膛,把内脏掏出来扔在雪地上。
  把肠子和猪肚子里的脏东西倒掉,使劲在雪地里揉了几遍,然后往猪膛里塞了很多雪,又把内脏什么的塞了回去。
  这些肠子内脏可都是肉啊!怎么可能扔掉?
  用麻绳绑了个简易的爬犁(东北的一种工具,左右两侧两根长木,中间横着木板),费力的把野猪挪到爬犁上,真的是死猪烂沉啊!
  这年代的人,用担子挑着二三百斤走個十几里路,实属平平常常!但是挪动200多斤的野猪却也不咋省力。
  王安弓着身子拖拽着爬犁慢慢的往家走去,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才走到屯子口!
  把王安累的气喘吁吁,浑身打着哆嗦。
  由于王家就住在屯子最西头,所以路上也没碰到屯里的村民,挺好,省的麻烦了。
  不然张口跟你要一块肉,你就必须得给,在这地儿的规矩———“山财是不可独享的”。
  深吸一口气,王安闷着劲儿把爬犁拖进院子里,直接一屁股坐在了猪身上。
  大口喘着粗气,真的是又累又渴又饿!
  缓了好一会儿,王安才抻着脖子对着屋子喊道:
  “爹,娘,老弟,谁搁家呢?麻溜出来!”
  赶的挺好,因为是中午,一家人可能都在等着吃午饭,所有人都没出门。
  王大柱,刘桂兰,王逸在屋里听到喊声全部跑了出来,看着眼前的王安和王安屁股底下的野猪,大家都惊的目瞪口呆!
  王安扶着腿艰难的站起身说道:“爹,娘,老弟,你们把猪收拾一下,咱们中午吃肉,我先进屋歇会儿喝碗水,可累死我了。”
  没敢多说别的,因为王安一直背着枪,估计刚才大家也都看到了!现在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解释野猪和枪的事儿~~
  哎呀!挺急的~~!!
  前世的王安不是什么好鸟,不然也不会24岁就敢听参客的忽悠,只身一人跑到南方。
  要知道24岁的年纪在农村,基本上孩子都会打酱油了,而王安却连个对象也找不着。
  一米八的身高,精致的五官,高挺的鼻梁,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剑眉英挺!
  要说这样的身材外貌不能说是美男子,也得说得上是小帅哥一枚....
  奈何王安初三没念完就被老师赶回了家,理由是——耍流氓!
  不念书之后,王安更是成为一匹脱缰的野马,三天两头蹭林场的小火车往县城溜达......
  大事儿不干,小事儿不断!大钱儿不赌,小钱儿不少赌!!违规不犯法,该溜子一个!
  最重要是每次去县城,必会去念书时的中学里,找那个他曾经耍流氓的对象——木雪晴。
  木雪晴比王安大两岁,跟王安是同班同学。
  性格温婉,比较内向,长得特别漂亮,五官精致的就像精雕细琢过一般,皮肤白皙,身材高挑,两个养育后代的地方高耸挺立!
  虽然大家穿的都是黑灰或蓝色的,并且宽大的劳动布衣服,但是却依然掩饰不了木雪晴那近乎S型的身材。
  木雪晴把王安迷得简直是五迷三道,要说同样被迷成这样的不止王安一个,但王安长得人高马大,把所有想要靠近的小伙全部揍了一遍或两遍!
  这就导致了很多同学对王安怀恨在心,终于一个小报告上去......王安离校归家!
  前世王安能离家去南方,一方面是为了发财,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木雪晴被他爹娘为了彩礼,嫁给了王安的同学,郑飞。
  结婚后郑飞对木雪晴经常是非打即骂,王安狠狠的暴揍了郑飞几次之后,被木雪晴哭着找上,请求王安别再打郑飞......!
  总之,木雪晴就是那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传统女人!从此,王安既伤心,又无奈!失魂落魄的不再关心木雪晴....
  编个什么理由呢?躺在西屋炕上的王安苦苦思索......!
  这个时代,枪虽然很常见,但是屯里一共就那么几个猎户,基本都是16号挂管(单管猎可打独弹子,也可以打散弹子)。
  还是实话实说吧!这种事情撒谎,只会让父母提心吊胆,犯不上!
  院子里,两个妹妹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笑的两个大眼睛都快没了,王逸也满脸笑意的帮忙卸猪肉,只有王大柱和刘桂兰满脸凝重,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卸完肉,已经过去了20多分钟的时间,王大柱把猪肠子放在水盆里冲了几遍水后,王安忍不住叫道:“爹,娘你们来我屋一下呗,我跟你们说点事!”
  王大柱和刘桂兰对视一眼,拿块抹布擦了下手,一起跟王安来到西屋,这时,小哥仨还在瞅着肉笑,
  王安沉吟了一下开口道:“爹娘,我给你们看点东西”说着话,把早上挖出来的全部东西摆在炕上。
  两口子这时已经有点害怕了,特别是看到那块小金疙瘩时。
  因为这个年代,黄金在民间是不流通的,虽然都知道这东西值钱,但是没有人会买!而且有这东西的人也都是以首饰的形式存在,而且还得藏着掖着的,恐怕被人看见!
  王安只是把在前世听到的消息,改成前几天去县城听到的消息,把放羊的和砍柴的发现了枪,改成那四个罪犯在杨树屯后山的破庙逗留过....
  说完,王安看着两口子并解释到,这两条枪编号被磨掉了,卖不掉了。
  王大柱和刘桂兰像听天书似的听完王安的解释。
  过了好一会儿,王大柱才迟疑的说道:“也揍是说,现在这枪就是咱的了?那四个土匪都崩了?”
  “嗯呢,除咱仨人儿,谁都不知道咋个事。”王安赶紧肯定的说道。
  “那我还愁个毛!我还寻思是你个瘪犊子摸的呢!”王大柱似乎完全放松下来。
  王安愣愣的瞅着老爹,心想:“我这么差劲呢?”真不知道说啥好了。
  刘桂兰也放轻松下来笑呵呵的拿起了金疙瘩:“半辈子了,头次见这么大的金子!以前都是地主老财才有的东西!现在咱家也有了...咯咯咯!”
  王安直接被两口子的操作镇的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