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回八零年,赶山也是一种生活 > 第8章 赶车去县城
  安抚劝说好了父母,三人一起收拾炕上的东西,看着这么多值钱的好东西,王大柱和刘桂兰却没有一丝笑意。
  直到王安打开两个木盒,王大柱和刘桂兰才露出十分惊讶的表情。
  在东北,棒槌虽然珍贵,但还是能见到的,可是像这么大,品相还这么完美的,一个人的一生都未必能见到!
  王大柱和刘桂兰拿着木盒有些不知所措,紧紧的抓着,好像非常害怕一不小心摔坏了。
  虽然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农民,但是他们却也明白这两个木盒里的东西的价值!
  每一个都要比那个金疙瘩更值钱。
  王安想了想问道;“爹,娘,这玩意儿好像不太好搁着,容易坏掉!咱们是现在卖还是以后卖?”
  王安问完,就看父母一起诧异的看着自己,把王安看得一头雾水,挠了挠脑袋。
  这时,刘桂兰发话了:“你太姥爷当初就是挖贡参的参丁,哎!啥参丁啊,实际上就是奴隶!要我说还是毛爷爷好呢!不然咱们家现在还得是奴隶......”
  刘桂兰叭叭的说了一大堆,大致意思就是,王安的太姥爷当初虽然不是参帮把头,但也是参帮的人,也会找棒槌,挖棒槌,保存棒槌!
  但是找和挖的秘诀,传男不传女,只有保存这种打杂的活,是個人就会。
  “那中,娘,这两个盒子就交给你了,咱就不卖了,你看着整吧。”其实像这种可遇不可求的救命东西,王安也不想卖。
  最终决定,除了两颗棒槌不卖,枪,皮毛,熊胆,都卖掉,还有那只活狍子和那只大点的死狍子还有一只野鸡。
  最后三口人一起动手给狍子和跳猫子还有狐狸剥皮,狍子肉都切成差不多大小块状,每块2斤重。
  五十多斤的狍子差不多出了二十六七斤的肉。
  刮掉皮子上的油脂,并用木框撑起来,这样等阴干了又可以得到一笔收入。
  晚上,刘桂兰把跳猫子和一只野鸡炖了,一家人又是美美的饱餐一顿!两个小丫头更是美的眉开眼笑。
  翌日,因为东西太多还有活物,林场小火车是不让乘坐的,因为林场小火车本就是林场工人的通勤车,属于内部使用。
  只不过这小火车经过靠山屯,村民又不总出门,偶尔搭乘也是没问题的!而且票价每人只收2分钱,但即使这2分钱,很多村民也是舍不得的,选择用双腿走这30多里地。
  王安花了一毛七分钱买了3盒香烟,长白山两盒一毛四,葡萄一盒3分!来到大队部(分田到户后叫村委会),正好大队书记牛一群在大队部。
  大队部就是两间比正常人家大很多的土房子,一间厨房,一间大办公室,办公室里生煤炉子,炉子四外一圈是桌子。
  牛一群是复员军人,性格刚正不阿,但做事却并不迂腐。在屯里威望非常重,是靠山屯的大家长。
  “牛大爷好啊!牛大爷你忙啥呢?”王安一进门就笑呵呵的问道。
  牛一群抬头白了王安一眼没搭理他,继续在写着什么。
  王安笑呵呵的凑到跟前儿,打开一盒烟抽出一根塞到牛一群嘴里,把这盒开封的烟扔在了牛一群胳膊旁边。
  并掏出火柴划着后给牛一群把烟点燃,很谄媚的说道:“来,大爷抽烟,抽完烟再唠,嘿嘿嘿...”
  牛一群放下笔,深吸了一口烟,随手把烟从嘴上拿下来,吐出烟!才板着脸说道:“你个小崽子又要作啥妖?”
  王安笑呵呵的答道:“昨天打了两只狍子,寻思今天去县里换点油盐酱醋啥的,再给仨小的割几尺布做件棉脑棉裤啥的。”
  牛一群一听愣了,这也都是正事儿啊!仔细的又打量了王安一眼心想:“这小子咋还转性了呢?难道变好了?”
  王安是牛一群看着长大的,牛一群太了解屯里这帮孩子每个人的秉性了,谁好谁赖心中了然。
  而王安,就是那个调皮捣蛋,不务正业的典范。
  农活不愿意干,念个书还被学校赶回来了,反正王安在牛一群心里,属于那种坏孩子。
  王安也有自知之明,很少往这些村干部跟前儿凑合,这次要不是为了借骡子车,他还真不来。
  牛一群问道,“那这事儿,你跟我说是啥意思啊?”
  “这不是没车嘛!寻思跟大爷你打个商量,借队里骡子车用一天。”王安依然笑呵呵的说道。
  “啊!那中,你去牲口棚套车吧,跟吴瘸子说,就说我说的”牛一民一听是正事,非常痛快的答应着。
  “好嘞,谢谢大爷,那您忙着,我先走了”王安转身就要走
  牛一群大声喊道“烟落下了。”
  王安头也没回:“那是孝敬大爷的。”
  “这个臭小子,还学会这一套了。”牛一群咧嘴一笑摇了摇头,继续写着什么东西。
  吴瘸子是个老鳏夫,有一条腿瘸了,50多岁,具体怎么回事,什么情况屯里也没人议论过。
  大家只知道是养大牲口(马、牛、骡子、驴)的人,其余的没人关心,也没啥存在感,就像一个透明人一般。
  王安来到牲口棚,看到吴瘸子在收拾草料,笑呵呵喊道:“吴叔,忙着呢?我来看看你啊。”
  吴瘸子放下手中的活计,也笑呵呵的答应一声。
  王安掏兜拿出葡萄烟给吴瘸子点上,说明来意,又寒暄了几句,把刚拆封的葡萄烟都塞给了吴瘸子。
  吴瘸子挺高兴,亲自挑了一匹骡子并帮王安套上车,并对王安说道:“这骡子老实,有劲儿,跑得快,还能走黑道(夜路)。”
  王安笑着感谢道:“那可就多谢吴叔了,我可能回来的晚点,吴叔可得担待啊!”
  吴瘸子哈哈大笑着说着没事儿。看王安要走,又拿了半袋子草料扔在车上,告诉王安不用骡子的时候喂点。
  王安心想这盒烟是真没白买,不然还得自己准备草料,跑长途或干重活的牲口都得加草料,就像人干体力活得多吃一样。
  赶着骡子车回家就开始装货,装完要卖的,王安又用麻袋把装满子弹的56半包住带上,昨天的经历让王安不得不小心谨慎。
  出门离家,王安赶着骡子车(骡子是马和驴的产物,耐力好,力气足,唯一缺点不能生育)一路小跑,吹着透心凉的小寒风一路奔着县城而去......
  县城的角落有一个小集市,个体户的风虽然还没吹到这里,但农副产品的买卖,这几年县里早就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