仨人准备赶路,此时王安感觉很渴,吃了十五六个包子,不渴就怪了!
  想了半天感觉差点什么事儿,四处打量,看到车上的麻袋才想起来!
  汽水忘了喝了,这特么一天天的,刚才木雪晴提醒买包子时,还感觉自己差劲呢!现在咋感觉自己更差劲了呢!!
  想到这里,王安连忙打开麻袋,解开捆汽水的麻绳,拿出一瓶汽水,因前世进篱笆子前,没少喝这种玻璃瓶装的汽水和可乐以及啤酒,习惯性的要用牙磕开,到嘴边了,感觉好像不太好!然后把瓶盖垫在车的木板楞角处,稍向下用力,瓶盖就下来了!
  先递给柳茹心并歉意的说道:“婶子,渴了吧,喝汽水,刚才吃包子时都给忘了!”
  柳茹心刚要推辞,只见王安已经低着头左手又从麻袋里拿了一瓶,这才接过喝了一小口,看表情似乎很享受!
  这一瓶王安直接用嘴磕开,嗯,还是感觉这样开瓶盖得劲儿!
  直接交到木雪晴手上,顺便摸了木雪晴手一下!这感觉,虽然有点粗糙,但是很柔软!心里却是感觉美滋滋的!
  木雪晴转头偷看了一眼还在品味汽水的柳茹心,似乎没有注意这边,才小脸通红的白了王安一眼!
  王安随即给自己也开了一瓶汽水,咕嘎的就是一顿造,几秒钟一瓶就造光了,感觉也就那样,糖水加点汽,还冰凉冰凉的!也不知道那娘两搁那品啥呢!不过挺解渴的!!
  “走了啊,坐好喽”王安喊了一声,赶车从集市中间穿过
  马上要出集市了,王安注意到自己刚才摆摊的地方多了个摊位,摊位主人是个30岁左右的女人,也不吆喝着叫卖,但是前面放个背篓,旁边还蹲了三只黑狗,
  都很高大,而且每只狗身上都有大小伤痕,还有结痂的新伤,不经意的看王安一眼,都感觉特别凶厉,给人一种随时要掏(咬)自己一口的感觉。
  王安断定,这仨狗,绝对都是专门赶山打猎的,主要跟同屯子那几个猎户养的猎狗太相似了,因为猎狗不讨人嫌!
  毕竟是一点点被拖(训练)出来的,听话,懂事儿,从来不瞎叫唤。
  虽然不懂咋看狗的好赖,但这仨狗身上的伤疤却也能说明问题,王安立马来了兴趣,早就琢磨买拖好的猎狗呢!“吁”的一声叫停骡子,走到跟前儿。
  “大姐,你这仨狗是卖的吗?”
  看到有人过来询问,这女人似乎很高兴,指着背篓说道:“大兄弟,不是三個,是五个,这五个都卖。”说着掀开背篓里的乌拉草帘子。
  王安这才发现,自己好像整岔劈了!
  一低头,看到背篓里五只小狗挤在一起,伸手巴拉巴拉,五只小狗发出示威的叫声,奶凶奶凶的。
  只有一只纯黑的,身体也稍大一点,剩下四只都是黑白花的,看着到是赏心悦目,也挺招人喜欢。
  可这玩意儿,自己又不会拖狗,买也没啥用啊!
  “大姐啊,这五个小的咱先等会再说,我寻思问问,那三条大的,你卖不?”
  这女人一听,好像有点为难,说道:“卖倒是卖,我就是在这等那人,来牵这仨狗呢!”
  王安一听,心想有门,嘴里却说道:“都卖了啊!”摆出一副遗憾的表情。
  然后又说到:“卖了多少钱呢?我看这仨狗挺不错啊!”
  这女人也没隐瞒:“卖了150呢!我男人说那个最大的狗是头狗,那俩小点的都听它的。”
  想了想又说道:“我男人还说了,我们这条头狗是抬头香,不然可不值这么多钱。”
  这年头一条头狗正常60块钱左右,帮狗20多块钱随便买!三条狗正常100块!这150块钱可是相当贵了。
  而且专门赶山的猎人很少有卖猎狗的,因为猎狗的淘汰率非常快,赶上倒霉的话,遇上大爪子或者土豹子,那真的是一帮狗直接全没了!
  正常一个狗帮有4~6条狗,4条是最低要求,不然定不住猎物!一般猎人都是养1~3条狗,不是不想多养,而是根本养不起!
  猎狗的食量跟猪差不多,是很能吃的,只有在所有猎人之中,都能称之为炮手的或者是有钱人,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和能力,才能独自养一个狗帮。
  当打狗围的时候,两三个猎人的狗合在一起,然后打到猎物后,参加的猎人按股分配。
  王安道:“看来你家大哥也是赶山的啊!那咋还把狗卖了呢?不心疼啊?”
  “哎!这不是进山掏黑瞎子仓了嘛!那子弹哑火了,黑瞎子跑出来了,把腿咬坏了,身上挠稀烂,狗还死了两条,哎!”这女人唉声叹气的说道。
  王安听后心里不免唏嘘,也不禁联想到那仨牲口,差点特么要了自己的命,同是赶山人啊!
  就听这女人继续说道:“这五个小狗崽,也快两月了,我男人说了,那个小黑狗也能出头狗。”
  王安心想:“你男人说啥是啥啊?怎么就这么肯定?出不了头狗损失的又不是你男人!再说我又不认识你男人,他也没教过我咋拖狗啊。”
  王安突然想到村里猎户闲唠嗑时说的狗托狗的说法。
  成熟的猎狗带新狗特别容易,根本不用猎人管,只要在小狗们半大时跟着一条头狗和一条帮狗进山,然后就啥也甭管了,小狗自己就慢慢学会找猎物和定住猎物了。
  想到这里,王安问道:“大姐你这五个小狗崽想咋卖啊?
  “我男人说了,这是猎狗,虽然小点,一只最少也得5块钱。”这女人连忙说道。
  王安算是知道这个摊位,为啥无人问津了!王安还以为这五只狗崽,一共卖五块八块的就顶天了呢。
  在东北,小狗崽出生后,因为养不起,都是白送给人,即使白送,要的人也不多,原因也简单,浪费粮食。
  这年代,粮食多珍贵啊!人吃都不够呢。
  这粮食养几只母鸡,不管是卖鸡蛋换点针头线脑,还是吃鸡蛋增加点营养,都比养狗强啊!现在的人,一个个的都营养不良成啥样了。
  这时候的鸡蛋在农村可是硬通货!有人生病,有人坐月子,用来送礼啥的,可是顶好的东西!
  五只不到两个月的狗崽子,5块一只!!
  谁管你猎狗还是啥狗啊,东北大笨狗只要拖出来了都叫猎狗。
  一个屯子才几个猎人啊?即使真缺狗的猎人,有钱的也是买成狗,还得领山上好好试试活咋样,不好都直接给你送回来。
  即使没钱的,也大多都是,跟自己熟悉的猎户,要猎狗下的狗崽,抱回去慢慢拖出来。
  花钱买,开什么玩笑!白送人,接手的人要是不会打猎的话,都得好好考虑考虑,能不能扛住,家里老娘们儿的指甲盖。
  王安都不想再谈下去了......这女人,她家啥都是好的,啥狗都值钱。